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书架 先达人写的书 查看内容

星华义勇军战斗史

2012-11-9 16:14| 发布者: minnieli| 查看: 21271| 评论: 0|原作者: 张大勇|来自: 张大勇

摘要: 星华义勇军战斗史 1942年星洲保卫战 编著者:胡铁君 出版者: 新中华出版社 1945年12月14日出版 张大永整理 整理者按语: 在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以及马来亚人民(含新加坡) 反抗日寇侵 ...

  致马来亚华侨行政长官顾问白克登

 

公开信

 

亲爱的马来亚华侨行政长官顾问白克登先生!

      

在世界反法西斯蒂胜利后,我们有机会与盟国的长官谈话,我们是引为荣幸的,相信先生也有同样的感觉,假如这推测是不错,那我的报告就开始了。

      

1941128日,日军开始在哥打峇鲁登陆后,以破竹攻势,击败英军。前任海峡殖民地总督汤姆斯爵士,乃认定欲阻止日军攻势,非动员全马民众不为功,乃要求当时之南侨筹赈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号召星加坡各政党各团体,成立星洲抗敌动员委员会。该会统辖劳工服务团;自卫团;民众武装部三大机关,以协助政府维持秩序,供给劳工,武装民众保卫星洲,星华义勇军隶属于民众武装部,该部正主任为共产党员林江石,副主任则为国民党员。

      

194221日,日军抵达柔佛新山时,马来亚英军总司令白思华中将宣布:“马来亚战争已告结束,新加坡攻防战即将开始。”在那时新加坡的形势是非常危急,英军政当局开始发给我们枪弹,并将星华义勇军隶属于马来亚英军总司令部下,军部代言人也曾声明星华义勇军与英印军的待遇是一律平等。

 

       军司令部设在本坡金炎律南洋华侨师范学校,我们的组织是以团为本位,团之下是连,连之下是排,排之下是班,每班14人,每3班是1排,每3排是1连。连的战斗员是约在134人,加上指挥官、勤务兵、炊事兵,大约是150人,总共司令部统辖8个连。总司令官亦即是团长,是英国人打理上校,副司令官是华人胡铁君少校,正连长也是英国人,副连长都是华人,不过这里加了一个翻译员。

      

我们的服装是蓝色,右臂上有一块三角的红布,头缠黄色的布,因为那时新加坡找不到钢盔及其他的军帽。

 

       武器是使用18世纪的猎枪,当时我们曾经剧烈反对过,军部的解说,这里没有现代的武器,等到新的运到时,我们就换掉吧!

 

       当时我们醉心于抗日杀敌,要替祖国开辟海外战线,要保护侨胞生命财产,也就不反对了。

 

       这样一个形式的星华义勇军,有一排给英国摄影记者摄去了,临别时他说:“要把你们的军容,在银幕上放映”。本坡首都戏院及英伦银幕上,也许出现了照我所报告的军队。那就是1942年保卫新加坡的星华义勇军。

 

       记得是23日的下午,义勇军正在训练的时候,敌机炸中了丹绒巴葛的货仓。奉上校的命令,我们动员三百多人,到那边去抢救,在抢救中敌机再来爆炸,这一役死了三人,轻重伤五六十人。

 

       战局更危急!4日中午第一连奉命出发防守裕廊律。那时日军海上巡逻队给他们击毙了几个,敌人橡皮艇也击沉了数艘,这消息曾刊登于当时本坡华文报,翌日,第二连,第三连,第四连,陆续出发至林厝港,巴丝班让,及后港一带防地,最初他们的工作是建筑海岸防御物,把许多相同长短的杆,直插于海滩。

 

       7日敌大炮向裕廊律作24小时不断炸击,防守第一防线的我军屹然不动。次日晨敌军就在裕廊律登陆了,经过剧烈战斗后,双方死伤甚重!印度友军的防线崩溃了,我军的第二排遭包围。在那时突围成了他们一致行动,结果也完成了目的。

 

       9日早晨一个义勇军同志,奉命从前线返回总部,报告前线作战消息,使上校和我暂时静默。以后沿新山的海岸都发生了战争,武吉知马的山头与沿途,敌我作战非常剧烈。“水牛式”的飞机是落伍的,在马来亚内陆作战时,已被敌机压倒,这样就把我们的一切,暴露于上空,敌机用约手榴弹大小的炸弹,无限止的从天空落下地面,死伤情形,不问可知。

 

       升旗山的大炮,开始怒吼!星洲的民心更震动更恐慌!那时是在黑夜,我同留守总部的英军官和我的部属—电炮兵司令部,询战局变化情形,他的答复“你无权过问”,经过解释,说明我们是星华义勇军总部,如战局危迫时,我们要用适当步骤,处理这里数千义勇军,他改变了回复腔调“真正变化最快在三四天后”,此后军队从前线陆续回到总部。

 

       13日这是悲痛的纪念日,司令官打理上校,在总部草地上,用不大纯熟的粤语,对我们训话:“当局已经决定,新加坡将作战略的放弃,马来亚英军总司令部,对你们英勇寄无限希望,因此不愿将你们作无谓牺牲,留待6个月内,英军重返马来亚时作内应”。这是出上校意外,星洲竟沦陷了三年半,而马来亚又不需“内应”英军就可和平进占全马,愿上帝保佑上校及其他英国官佐安全,我们非常系念。假如再有机会在和平后的星洲见面,真有不胜今昔之感啊!

 

       上校带来了叻币,义勇军同志每人发给10元,我也一样拿了10元,大家各自离开,这是所谓解散。余下来的钱和枪弹交由民众武装部主任林江石同志收藏待用,他是星洲共产党的重要人物,沦陷后他被敌人拘捕,经40多天的毒刑,始终不肯投降,临死时作33夜的呻吟,才与世长辞。

 

       这种惨无人道的毒刑,施诸于星华义勇军典型人物身上,我们并不感到痛苦,相反的更增加了我们义勇军的光荣,但是这仇恨,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我的报告应该结束了,先生想知道更多关于我们的故事,白思华总司令,汤姆斯总督,以及沦陷期间留在星洲的你的友人,是不会给你失望的,下面是我们向先生提出的意见了。

 

       义勇军的成员是复杂的,它包括了共产党员、国民党员、书记、工友、舞女、学生、莱佛士大学学生、侨生 ……各政党、各阶层的分子,因为那时我们不问信仰,只要他们具备抗日救国的热忱和勇气,就合格的,今天日本法西斯蒂溃灭了,我们抗日杀敌的任务也完结了,因此我们今后没有了共同目标。义勇军的同志们同意将星华义勇军总部结束,而另成立星华义勇军联谊会。那时候我们的宗旨,不是抗日杀敌,而是联络感情,研究学术,并且经常救济失业同志,安慰与互助阵亡及被难烈士的家属,除此之外,我们不作其他活动,那当局会对我们更了解更同情。

 

       最后是我们提出四项请求,(一)指定在新加坡裕廊律一个交通中心地方,给我们建立阵亡烈士纪念碑;(二)抚恤阵亡及被难烈士家属;(三)救济失业同志;(四)给我们择业优先权。我想关于这几点,英国是有已定条例的,如果我的推想不会错时,那我记得当1942年,我们义勇军同志开始荷枪实弹、捍卫星洲时,军部代言人,曾经声明星华义勇军与英印军的待遇,是一律平等,那么我们的请求,不是新的东西,而是要请英当局实行诺言而已,英国是以信用昭著于世界的绅士国家,对于我们的请求,当不致使星华义勇军全体同志失望吧!最后让我来恭祝 先生永远在愉快中生活。

                       

星华义勇军副司令胡铁君少校启

 

  

  我参加义勇军

 

何微波

 

       为着要消灭人类共同敌人日本法西斯,为着保卫新加坡,我就在1941年参加星华义勇军,我们仅在敌人的飞机炸弹轰炸下,进行短时间的军事训练,记得那时候,丹戎巴葛8号货仓一带,给敌人的炸弹炸着,当时虽烽火冲天,却没有救火队和抢救队,因为他们已在敌人的大炮飞机下崩溃了。那时英政府便要求义勇军同志协助救火工作,为了星加坡的粮食,不至在火焰中消逝,俾抗敌实力能加强起见,同志们便精神奕奕的出营救火了,在烽火漫天中,在货仓里面的罐头爆裂的声浪中,我们同志都很紧张的进行抢救工作,大约一点多钟的时间,敌人的飞机又来了。

 

       这时大家便马上分开躲避,敌人的炸弹投下来,几位同志牺牲了!轻重伤很多。十几个印度兵士,藏躲一个地方,给敌人一个炸弹投下,可怜这十几个印度兄弟,已成泥浆,我们个个咬紧牙根,同声共骂可恨的日本鬼。这时民众武装部接到了这惨痛消息,便派救伤队,和罗里车来接我们。

 

第二天,我们便编成队伍,拿一支猎枪,受着短时间的军事训练,便开始出发了!我是第二连第三排的副排长,我们一连有150多人,同行的有3个英军官,我们驻防的地方,是林厝港的海岸,出发的时候,敌人的迫击炮弹,不断地在我们头上飞过,到了第三天夜里敌人已经从澳洲兵驻防的地方冲过来了!前方的澳洲兵,已经后退了,这时交通电话被敌人打断了。第三与第一第二排断绝了联络。深夜三点多钟,敌人来了!这时可恨的日本鬼,已经离我们不远了,命令一下,哒 哒,同志们的枪弹一齐向敌人打过去,我的手榴弹也抛过去。敌人马上纷乱起来,狼狈逃走,我们大声地喊:冲过去!2只日本鬼子倒于地上,大家哈— 大笑臭鬼子,结束了你的狗命,第二次敌人冲过来,我们的子弹差不多用完了。在危急中,我们便慢慢地退却,和几百个澳洲兵取得联络,这时敌人的飞机在我们的头上,不住地用机关枪扫射,我的左手受了轻伤,我们的阵地也被敌人紧紧包围着,澳洲兵便开始冲锋,我们也开始冲锋,不幸得很有几个同志被捕,并排成一行枪毙。枪声响时,几位同志已经跌倒,鲜血直流,这时我便昏过去,伏在地上,有2位同志压在我身上,鲜红的热血,盥洗我整个周身,好像洗刷了我们的羞辱,这时我动亦不动,心里想着,亲爱的同志们!你们的牺牲是光荣的,祝你们甜眠吧!倘如我真不死的话,终会代你们报仇,我想我一定死的,因为敌人住在我们的附近,不让我们死在这里腐臭,一定会把我们载到别的地方去埋,到那时候日寇发现我没有死,结果也会再被枪毙。我在这样不住地想着,一直将到晚上,敌人还没有来掩埋,2位压在我身上的同志,血腥已臭得难闻了。我只是忍耐,到7点多钟左右,狡猾的鬼子哨兵,啪 啪的脚步声,在我的身边跑来跑去,这时我不能够逃走。

 

9点钟左右,忽然雷电大作,大雨如注,这个哨兵好像羔羊般的跑进屋子里去,这时我慢慢地逃走,我想我的生命不会牺牲了。可是附近的屋子,却住着日本鬼子,没有看见一个侨胞。白天我卧在山林里,到夜间我从一个山跑到另一个山,在山中两天时间,肚子饥饿得很,有一夜我便慢慢地爬进一间屋子里,找寻东西食,当我进去不久的时候,有4位澳洲兵也进来,这时我以为是日本鬼子,便赶快的躲入床下,心里怦怦怦不住地跳着,心想这次又被敌人捕着一定是死路一条。4个澳洲兵拿一只照灯,四面照着,慢慢地照我躲的床下来了,这时我很恐慌!他们便用手招我出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友军澳洲兵,这时我才安心。他便向我讨东西食,他不了解我的苦衷,我亦是与他们一样饥饿呢!便给他们一个失望的回答,他们便别我而去了!

 

到第二天的早上,一个年约50多岁的侨胞,进入这屋子内,我喜出望外,我便跑出来询问可有路出来星加坡否,他便把我大骂一顿,说昨夜我们几个人进入他的屋子内偷东西食,叫我赶快离开,不然,要叫日本兵捕我。我诚恳哀求着他,结果他原谅我,并指示我一条生路。他说现在的日本鬼子见到我们的中国青年,就要屠杀,如果你会游水,游过新山那边去吧。我便对他说,谢谢,依他的话,跑到海边,遥望大海茫茫,空虚的肚,疲倦的身体怎能够游过这广大茫茫的海洋呢?但,为着最后想,不得不鼓起勇气前进,在半海中,我的精神已经疲倦了,气力差不多要断绝了!我便游到中间一个岛上休息,将到晚上我才找到一快木板,我便坐在这板上游过去,这夜便在海边卧着,整夜受着蚊虫的摧残,第二天便从树胶林里慢慢地跑着,可是好像在茫茫的大海中,找不到归宿,这时只有带着饥饿的肚子乱跑,在不知不觉中,跑到柔佛八条石,李光前的黄梨园去了,得到黄梨充饥,以后找到一间屋子,里面有几位老人,我便将逃难的经过告诉他们,这几位老人很同情我,便留我住了两个月的时光,才到别的地方。听说我的姐姐每次见莫君到我的家里,她就流出悲伤的眼泪,因为莫君以前和我是最好的朋友呢!最可笑的就是我的姐姐还买很多的纸衣服烧给我做鬼穿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