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书架 先达人写的书 查看内容

星华义勇军战斗史

2012-11-9 16:14| 发布者: minnieli| 查看: 21272| 评论: 0|原作者: 张大勇|来自: 张大勇

摘要: 星华义勇军战斗史 1942年星洲保卫战 编著者:胡铁君 出版者: 新中华出版社 1945年12月14日出版 张大永整理 整理者按语: 在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以及马来亚人民(含新加坡) 反抗日寇侵 ...

十一  星加坡保卫战的回忆

 

 

       1941128日,敌军在北马哥打峇鲁登陆后,很快的进展到北马。同月23日的下午,战线迫近我住的地方,因此我同一位昔日星中报同事陈君开始“撤退”,火车抵达打巴律时,一位客人说:“这列车在拿哈曾遭敌机扫射,随后华都牙也车站也遭了轰炸,真是危险啊!”他在叹气。

      

       26日在马六甲会见江君,与甲埠青年组织抗日部队,但进行不很顺利,在那里住了一星期,正感到苦闷的当儿,在报上看到了陈嘉庚先生奉坡督命令,召开侨团大会,成立星华动员总会,该会分设保卫团、民众武装部、劳工服务团。我就在那天很欢喜地到了星洲。

 

    次年21日,我开始统率该军一部,出发赴南师(南洋师范学校简称,下同)——义勇军总部。

 

        这一群只具爱国热情而没有军事训练的青年,继续不断地向南师集中,第二天英国军官来了,武装部主任林江石同志,他同英军官“打理”上校——是义勇军的正总司令官——商量后,要加一个少校大官衔给我,作为义勇军的副司令官,当时实在有点不敢当,不过由于当时义勇军里,很少人有军事学识,因为我是中央军校的学生,在这种情形下,不过勉强接受了。战局一天一天的加紧,星洲岌岌可危。一位英军官因此闹了笑话,他要义勇军立刻开到前线负责防卫星洲,否则前线有任何不利,要义勇军负责。这真是好笑极了。他在急迫中竟以为义勇军是神,好像没有我们,星洲立刻就要陷落了。我们回答是冷酷的:“谁叫当局这样迟缓才发枪,星洲纵有任何变化,这责任我们不能负担,而是英国的执政者”。我们的部队终于执着大概是18世纪的猎枪——开至星洲的最前线。在出发的那天,国民党的黄同志率领一部工程队,他们对于地雷的埋放及手榴弹的使用是有专门学识,而且会说英语具有一切军事常识,这样我在非常欢喜的情境中,把他们分别的派到每一连里面工作,同时马共宣传队,也不断的鼓励着他们。在这紧张情况下,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连继续由南师开到前线去防卫。记得当敌人的巡逻队在柔佛海面移动时,曾遭第一连同志袭击,获得小小的胜利,消息传出后本坡各字报就有“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的过誉的奖语。

 

       经过飞机大炮24小时的炸击后,28日的清晨,敌人登陆了,负责防守该地的同志,正在激烈战斗中,左右及后方的友军竟退却了,在恶劣情势下,他们仍然继续奋斗,手榴弹及枪弹用完了,在粮尽援绝时,第二排且遭敌人的包围,他们虽突围而出,但损失很重。

 

    10日在皇宫戏院开星洲民众紧急会议,我代表义勇军出席,在大会中决定要求总督给我们较好的枪,民众都愿为我们后盾,可是这要求并没有传到总督那里。

 

       大概是11日的晚上吧!升旗山的大炮怒吼了,战局的恶劣不言可知。在那是我曾同一位英国军官用电话问他们,究竟新加坡的情势是怎样了,炮兵司令部答复是:“你没有权过问”,后来经过再三的解释,并说明了我们是星华义勇军总部,假如战局真正危急时,我们要采取最后步骤,处置这里数千义勇军,于是他们说:“战局的真正变化当在三四天后”,第二第三天,义勇军陆续的从前线回到总部,究竟这次死伤多少人都不能作切实的算计,这是一件抱憾的事,而且负责收藏义勇军名册的林主任又殉难了,所以今天没有法去调查真正义勇军的姓名。

 

       13日的早晨大家集中着,等候打理上校司令官到来,大约近中午时他来了,用着不很流利的粤语对我们训话,“新加坡已经决定作战略上的撤退了,当局感于义勇军的英勇,不愿将你们作无谓牺牲,上峰已经决定在今天将你们解散,希望你们在英军进攻马来亚时作为内应……”。大家听了这消息,垂头丧气,每人领了10元饷银及粮食,扫兴的各自奔走,而遗留下的枪支与弹药,则由几位共产党员负责埋藏。

 

       我离开了南师,本想同如旧几个人,往苏门答腊,可是没有船,结果大家还是分开,那时候大家都看我们是“危险分子”,不愿与我们同住,没有法子我回到客属总会——没有人敢拒绝的公共地方——。215日永久不能忘记的日子——新加坡的战斗停止了。16日早晨又得到超凡叔的允许,由客属总会到了他的宝号—万川栈——因为那时的客属总会容纳了数千难民,决不是一个安全地方,这里得特别感谢超凡叔,他以伟大同情心,收容一位被认为“危险分子”的我。同时许多同乡要来送旅费,我虽然没有接受,这也是要感谢的。

 

       3月中旬,得到情报,知道火车头的检查是不大严厉,我就改装换脸并且偕同一位女士,平安地通过了检查线,在内地山间蛰居了41个月。

 

       前天我带着稀奇与快乐的心情,踏进了可爱的新加坡,真有不胜今昔之感,许多同乡与友人都以平安两字互慰着。不过他们许多人曾被这个“不肖”的胡知 芳——我的字名——的义勇军拖累了,给汉奸走狗作为勒索的借口,损失许多钱,真使我太难为情,不能不向他们赔罪,同时也有人告诉我在沦陷期间的义军同志有少数人变节,我回答他们,这不是一件稀奇的事,因为一个团体里面的中坚分子,必须要经过大时代的淘汰,才会成功的,何况星华义勇军从组织到解散是在短时间内进行,对于他们并没有经过鉴别与训练啊!不过它已经替新加坡保卫战的历史写下了一页华侨抗日血泪史,三年多来始终未附敌而继续与敌人斗争的同志们!舍身于新加坡海岸与山头的烈士们!这该是我们的光荣吧!

 

 

十二  忆林亚当同志

 

林亚当夫人珍女士作

 

天宇暗淡无光,海风萧飒凄凉,在那荒山野岭上,狰狞黑暗的牢狱里,我们沉痛地追悼着亲爱同志们的光荣牺牲,他的牺牲已经是一年了,就是在这个血的7月里,是那样的凄凉悲壮。

 

在两年前的7月,日本法西斯蒂的刽子手,把我们英勇伟大的同志们惨杀死了。虽然是死了,可是死是绵延不绝的,他们的死是为了人类利益,为了尽忠于党而死,所以这里葬着的并不是尸首,而是种子,许多的人会继续踏着你们的血迹前进!你们留下的责任我们会担当!这血的仇恨总会有报复的一天,千千万万的人在沉痛的追悼,无数的同志走上抗日武装,这爱与仇交织着的雄伟的7月,是我们马来亚历史上光荣灿烂的一页!

 

许多的同志在这7月里殉难了,在这许多英雄中有一位是我最亲近的人你啊!静静地安睡吧!你是已经完成了你做人的责任,实在是为了党为民族利益而牺牲的决心,为了保守党的秘密,你不投降,不屈服,不出卖,把自己肉体牺牲了。而保存了党的利益和自己的人格,你的死是伟大的,要不是敌人把你杀害了,今天你的贡献会更大。

 

我对你的死在个人感情上,是万分的悲痛的,在我的心坎中划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虽然我们同居只不过短短的一年,可是在这一年当中,你所给我的是亲切的指导,无上的鼓励和督促,真是一位贤良的导师。记得日寇登陆而要避免被捕起见,我们俩分手了,那时你还和我握手,你毫无难过,脸上微笑着,你说:“你去了,你要去贡献你的力量,你要替兄弟们替我和党带上无上的光荣,你如果被捕绝不可投降敌人,不出卖,不可贪生怕死。”现在你真的实现你的诺言了,你的声音仿佛还在我的耳边,你的微笑,还映在我的眼前,可是竟成了永别了。你的活泼跳动的性情,严肃紧张的头脑,煽动热情的姿态,是永远给大家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你的精神是不死,你的言行,你的忠勇,一生的奋斗是永远活跃在每个人的心里。

 

今天你的死是一周年了,那杀害你的是无比万恶的野兽。我纵然不能立刻拿着刀去替你复仇,可是你等着吧!我是誓死追随着你的后尘的,我也是党内其中之一的女战士,我的人生奋斗目标,是已经决定了为大众,我坚决尽我一切力量,和其他同志们共同推翻那杀害我们的敌人——日本法西斯。同志你好好的安息吧!

 

今天我们沉痛的追悼你们,我们的悲哀,我们的愤恨,心里积满了一股奔腾热血,努力我们的工作来报仇雪恨,来继续完成你们留下未竟的事业。

 

天宇暗淡无光,海风萧飒凄凉,在荒山野岭上,黑暗牢狱里,我们悲痛的追悼着同志们的光荣牺牲啊!你们好好的安睡吧! 最亲爱的同志们!(转载自《血仇》)

  

         林亚当又名惠余,福建人,1942年组织星华义勇军时,他被星洲马共市委会派赴司令部协同工作的人员,同年415日与老黑同时被捕入狱,同年731日死在狱中,他在司令部工作时,对该军贡献很大,举凡一切与英人协商他都有参加,因为他能说很流利的英语,因此把这篇东西介绍到本军战斗史来当然不会过分,而原作者珍女士当然欢喜,新民主文化服务社诸先生也当然可以原谅。

 

——编者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