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简讯(第97期)

2017-1-9 16: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08| 评论: 0|来自: 香港先達聯誼會

摘要: 简讯(第97期)香港先達聯誼會 2016年12月
 

(第97期)
香港先達聯誼會                 2016年12月
目录

同慶歡欣滿溢的團聚日 先達聯誼會十九週年會慶紀實      

畢 其

送舊迎新贈辭

編 委

佳節同賀

 

聯誼會動態

編 委

十九週年會慶歡迎詞

李達生

永遠的先達情

王謙宇

十九週年會慶贊助人士

編 委

先達老照片

編 委

深切哀悼

香港先達聯誼會

鄭少泉鄉親悼辭

《臨江仙》沉痛悼鄭少泉同學


鄧學煌

少泉永在我們心中

伍少梅

同舟共濟–記六十年後的茶敘

陳 華

雅加達萬隆之旅有感

陳英輝

先達往事回味篇之:弓形馬車/啊,燕子

桑 明




香港先達聯誼會在鄉親們的關懷和愛護下,已步入了第十九個年頭。11月27日中午鄉親們滿懷喜悅的心情聚集在北角「富臨皇宮」金禧廳,迎接一年一度的相聚日,慶祝我會成立十九週年。
金碧輝煌的金禧廳,金光熠熠,佈置美侖美奐,桌椅潔白明淨,大廳正中舞台銀幕打出「香港先達聯誼會十九週年會慶」大字牌顯得格外奪目,整個大廳擠滿了30多枱餐席。
十時左右,鄉親們已陸續來到會場,個個笑容可掬、喜行於色,知已相見、握手言歡、問安致候、共話親情。蒞會嘉賓有來自內地的王謙宇先生和吳益漢先生、印尼的羅忠漢伉儷和鄭福南先生、來自遠方美國的張愛玲女士、各兄弟社團代表、三板頭親友及居港先達鄉親等近400多位來賓,濟濟一堂,喜氣洋洋。會場一片歡聲笑語,充滿了溫馨、歡欣的氣氛,一年一度的聚會,確實難能可貴。
十一時半,司儀陳昌國、劉敏英宣佈聯歡會開始。首先,李達生會長致歡迎詞,他滿懷豪情、欣喜懇切地用"先達國語"向蒞會的來賓和鄉親們表示熱烈歡迎和衷心的感謝。並預祝一年一度的團聚日,在歡樂、溫馨、團結的氣氛下,與往年一樣取得圓滿成功。講話中,他不忘感謝十九年來為聯誼會默默耕耘、辛勤工作的理事及多年來一貫熱心贊助和大力支持聯誼會會務的鄉親。最後他向鄉親們鄭重轉達了一件大喜訊,為了讓全世界的先達人再有一個大團聚的機會,在會長的倡議下,理事會決定將於明年11月份在香港主辦「第四屆世界先達人相聚大會」,大會與我會成立廿週年大慶同步進行,並已正式訂下香港九龍「龍堡國際酒店」宴會大廳作為大會的舉行地點。籌備工作正在進行中,他一再強調,希望居港的先達鄉親到時能給予大力的支持及積極參與。接着,邀請前輩王謙宇老先生上台講話,他語重心長的話語表達了他永遠滿懷的先達情。
程景春副會長帶領全體理事向到會來賓和鄉親們舉杯祝賀,敬祝大家身體健康、闔家幸福、萬事如意。
陳德華副會長代表大會公佈今年會慶熱心贊助的嘉賓和鄉親的芳名,對他們的無私奉獻致以衷心的感謝。
一如既往,大會安排了豐富多彩的文娛節目、遊戲及抽獎助興。大家邊品嘗佳肴美食,邊欣賞精彩的文藝表演。節目有:以李志華、張宜昭老師親自指導的我會傳統節目印尼竹樂器Angkelong演奏的《Naik Ke Puncak Gunung》、《你就是幸福》、《快樂向前走》;林彩蘭精心編導的舞蹈,以反映印尼馬達族婦女在田間辛勤勞動,亨受豐收成果的馬達族舞蹈《Siantar Man 》、演釋西藏高原美麗大方、冰雪聰明姑娘格桑花的西藏舞蹈《卓瑪》、與洪淑珠共同編導的以快三及喳喳基本舞步的《集體舞》;我會嶄新出爐的男女聲小合唱《東方之珠》、《紫丁香》;男女聲獨唱:我們有幸邀請到僑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趙春琳女士為大家高歌一曲《墨西哥女郎》、先達人的好朋友,歌聲暸亮具震撼力名氣歌星鍾文先生以優美歌喉獻唱《莎啦啦》和印尼名曲《梭羅河》,歌聲美妙、台風一流的先達女婿石漢暉先生演唱的英文歌曲《Delai Lah》、《One Fine Day》,我會新發掘的男高音歌手文輝演唱的《忘盡心中情》、會長李達生、嘉賓吳益漢和歌手黃文輝的男聲三重唱《又是細雨》、僑界鐵桿歌手楊慶民獻唱《You Raise Me Up》,還有吳淑娥演唱的《塵緣》、葉麗華的《第二春》等。文娛組精心編排了幽默詼諧的有獎遊戲"接乒乓球入杯"、"夾花生入樽"和四次扣人心弦的大抽獎,將聯歡會推向高潮。十九個協調有序的演出,穿插着有趣的有獎遊戲及扣人心弦的大抽獎,鶯歌燕舞、歌聲繞梁、清心悅耳、感人肺腑,如此精彩的演出,讓台下鄉親留下了深刻印象,並報以熱烈的掌聲。數次的抽獎,也給幸運兒帶來了額外的獎賞,皆大歡喜。
午後三時,洋溢濃濃先達情的十九週年會慶結束了,大會曲終人散,我們不忘再次感謝無數不辭勞苦、任勞任怨,熱忱地為這次聯歡會出錢出力的台前幕後的理事和鄉親們。
感謝大家的蒞臨!廿週年大慶及「第四屆世界先達人相聚大會」再見!

 

7月31日下午2:00在"老地方"召開了本年度第三次全體理事擴大會議,到會理事及顧問等32人,印尼來港的羅忠漢先生、本港的周金竹、林達生顧問及吳國彬會友列席了會議,由會長李達生主持會議。會議除各組別作近期的工作匯報外,對十九周年慶及明年廿周年大慶進行了深入的討論。首先由副會長林瓊葉代表福利組對近期探訪病友情况作了詳細的匯報,近年居港的先達鄉親多數已步入花甲之年,特別是罹病的長者越來越多,她表示福利組工作越趨繁重,希望更多的理事能極積地參與探訪病友的工作,會上還表揚了福利組陳玉茵、黃美珠、許惠芳、陳巧蓮、羅巧暹等多位具愛心及熱心的理事在探訪病友中做了很多工作。對於廿周年大慶的討論,理事個個踴躍發言,紛紛發表意見,討論十分熱烈,會長提議:明年我會成立廿周年,為了讓世界先達人有一個大團聚的機會,我會廿周年大慶和第四屆世界先達人聯歡大會可否同步舉行?最後大家取得了统一的意見:日期暫定於2017年11月份。地點選擇在可擺多枱位的香港龍堡酒店。並暫定名稱為「第四屆世界先達人懇親大會暨香港先達聯誼會廿周年慶」。討論中會長李達生並特別強調:廿周年大慶及懇親大會一定要搞好,希望海內外更多的鄉親齊來參與盛會,同時要群策群力地在人力、物力、財力方面做好籌備工作。會議及時成立籌委會,由會長、副會長及各部部長組成,籌委會顧問、委員名單待定後再公佈。並由張宜昭副會長牽頭落實酒店等各項事宜。
***
9月6日下午2:45於會長李達生辦公室召開第四次全體理事會。副會長林瓊葉主持會議。會議主要討論及匯報迎接我會「十九周年慶」的籌備工作進展情况。經會慶籌備小組多次的討論和篩選,決定北角富臨皇宮酒樓金禧廳作為慶祝我會十九周年慶的宴慶場地,並交付了訂金,時間也定於2016年11月27日中午,會議認真落實了預算、票價及文娛節目等具體問題。籌備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秘書組已提前將十九周年慶的通知寄出;總務組的報名工作也正在積極地進行中;文娛組的節目安排已基本落實,在年慶統籌林瓊葉、張宜昭、洪淑珠的帶領下,籌備工作進行順利。
***
人圓月圓兩團圓,遙望故鄉念親恩。我會福利組理事洪淑珠、羅巧暹等及義工組多位熱心會友陳秀蘭、黃育英等趁中秋佳節期間,攜帶愛心月餅先後前往探訪我會病中會友及行動不便的長者陳碧蘭、陳彩蘭、陳彩雲等。親自將月餅送到他(她)們手中,並向他(她)們致以節日的問候,表達了我聯誼會對他(她)們的關愛,讓他(她)們也過上一個快樂的中秋佳節。
***
我會「十九周年會慶」近在眉睫,文娛節目的籌備工作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文娛工作在林彩蘭導師帶領下,舞蹈組一直以來每月一次不間斷的進行訓練,基本上不用再花太多時間,將平時上課練習的東西,加強熟練動作,編好隊形,便可輕易上場演出。昂格隆和大合唱在李老師、張宜昭和黃文輝的努力下,已進入鳴鑼響鼓階段,出席人數一直保持在20多人以上,大家積極參與練習。在我會的文娛活動中,向來多以女會友為主,甚少有男會友參與,一直處於"陰勝陽衰"的狀態,但在這次年慶中,大家終能在昂格隆和大合唱的節目中見到有多位男會友出現,這是可喜的現象,希望今後有更多的男會友參與聯誼會的文娛活動,讓聯誼會更加活躍起來,大家可視目以待。
***
印尼「椰城先達同鄉公會」副主席黃健旋女士赴內地旅遊途經香港,李達生會長邀約於灣仔佳寧娜潮州酒家相聚茶叙。參加茶叙有我會多位理事林瓊葉、王萬春、黃健民、郭瑞瑛、羅巧暹、王璧琦等。席間大家寒喧問安、天南地北、閒話家常,並對我會李會長倡議明年11月於香港舉辦第四屆「全世界先達人相聚大會」同黃女士進行深入的研討,她表示會大力支持大會召開,並提出許多寶貴的意見,受益不淺。大家皆期望這次相聚大會在世界先達人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成功舉辦。短暫的相聚茶叙,既喜樂又温馨。
***
我會顧問鄭少全先生,因病醫治無效,於10月6日不幸逝世。對他的離世我們深感悲痛和惋惜。10月25日晚於世界殯儀館舉行追悼會。我會理事及先達鄉親多人參加了追悼會。李達生會長代表我會會上致悼辭,向逝者致以深切哀悼,向家屬致以誠摯的慰問。我會及先達鄉親致送了花圈,表達敬意。
***
11月27日中午,我會在北角「富臨皇宮」金禧廳舉行慶祝我會成立十九周年聯歡會。席開30多桌,參加聯歡會的先達鄉親、嘉賓、朋友共400多名,濟濟一堂,喜氣洋洋。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鄉親相聚叙舊,同學故友相逢,促膝談心,喜出望外。會長李達生致賀辭。副會長程景春帶領全體理事向到會鄉親舉杯祝賀。娛興節目、抽獎、遊戲一個接一個,會場歌聲婉轉、舞姿蹁躚,氣氛歡樂喜悅。聯歡會三時圓滿結束。

各位嘉賓、各位先達鄉親:大家好!
香港先達聯誼會已踏入了第十九個年頭。今天,我們舉行一年一度的慶祝活動,我代表全體理事向各位嘉賓和到會的先達鄉親表示熱烈的歡迎!
聯誼會十九年來,一直堅持貫徹會章的宗旨精神,關心和活躍會友生活,團結鄉親、為鄉親謀福利、積極參加本地和外地的聯誼活動等,取得了很好的成績。我借這個機會感謝多年來辛勤工作的理事和熱心的會友們,同時,也要向多年來不斷支持和贊助我們聯誼會的熱心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謝!
明年2017年是我們先達聯誼會成立20週年,在這裡,我要向各位先達鄉親轉達一件好消息,理事會經過多次討論後,一致通過決議:明年十一月份在慶祝成立20週年大慶的同時,主辦「第四屆世界先達人相聚大會」,地點在九龍「龍堡國際酒店」。理事會也即時成立了籌備小組,工作已經開始了。大家應該還記得世界先達人大聚會舉辦過三屆,第一屆在先達,第二屆在北京,還有第三屆在椰城,三屆大會給先達鄉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家都希望再有一次大聚會。明年的大會又將是一個給全世界的先達人再次歡聚一堂、增進友情、促進團結的好機會。到時希望在座的先達鄉親能夠大力支持而且積極的參加。
最後,恭祝各位健康長壽!全家幸福!萬事如意!
 

土耳其詩人喬納姆.希格梅有一句名言,他說:人的一生有兩樣東西是永遠不會忘記的,一是母親的面孔,一是那個你所生長的城市。
我離開先達已是整整69個年頭了。69年,漫長的歲月啊!可是先達這個高踞在多巴湖畔的高原城市的景象和人物,仍然時時浮現在我的眼前,沒有消失。為甚麼,因為我生長在這裡,我生命的途程從這裡出發。
我不會忘記榴槤街(後稱獨立街)街頂的“時鐘樓”,這座歷盡滄桑西式圓頂的建築,它既是先達歷史的見證人,又是時間的守護使,它用兩根指針日夜不停地指揮着人們的起居作息。它似乎在等待遠去遊子的歸來。
我不會忘記動物園前那片綠草如茵的斜坡上那個被叫做“三枝水”的小噴泉。池水清澈,水花晶瑩如珍珠,那是少男少女傾訴情愫的好去處。我曾經為她歌唱:
一串一串又一串,晶瑩如玉的珍珠,從你的小口中吐出。聽到你在問我:“你愛我不?”我把答話藏在心中,但你聽到我心房砰砰在跳動。記否,在那晚風吹拂的河畔,當你我年青的時候。
我更不會忘記,城市中心橫直街旁的“五腳基”,這種跨着騎樓,下層商舖,上層住家的連排商住屋,真正是建築師們的傑作。落雨天不必撐傘就可以走遍整個市區。
可是自然景觀和城市建築並不是先達的一切。最為難忘的還是先達人,先達的男女老少,先達的父老鄉親。我時常同一些朋友講先達人的故事,我告訴他們,先達人見面不用名片,只要開口說一句“先達國語”,就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先達人勤勞、刻苦、熱情、友善。百年以來,先達的華人與其他的各民族始終和睦相處,為先達的經濟文化的發展作出自己的貢獻,即使在外部環境發生蠻橫酷烈的日子,先達仍然沒有發生巨大的震動,這是十分不容易的。
先達人重視教育,早在二十世紀,先達開埠之初,先達的先賢在極困難的條件下,就創辦了似模似樣的華文學校。設計合理美侖美奐的中華學校的大禮堂和教室,在蘇東以至全印尼都是少見的。重視教育對先達人和先達社會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先達人不僅秉承傳統的美德,而且更有着巨大的創造力與適應環境的大本領,這就是先達人不論走到那裡,都能扎根、發芽、開花、結果。有人問,為甚麼一個小小的先達,卻有那麼濃厚的凝聚力和認同感。我的回答是:天時、地利、人和。鐘靈邑秀,氤氳凝結成為一句話:永遠的先達情。Horas先達!Horas先達人!Horas先達情!





 

今天,我們在這裡以沉痛的心情送別我們的鄭少全鄉親。
鄭少全鄉親因病醫治無效,痛於2016年10月6日晨6時50分不幸逝世。噩耗傳來,我們深感悲痛、哀傷和惋惜。我們痛失了一位平易近人、和藹可親、樂善好施的好顧問。在此我謹代表先達聯誼會向鄭少全鄉親致以深切哀悼,並向家屬致於最誠摯的慰問,願家屬堅強、節哀順變。
少全是先達文化先驅、我們敬愛的先達華僑中學鄭子經校長的公子。他出生於先達,對故鄉先達懷有深厚的感情。從小學直到高中畢業,就讀於先達華僑學校,高中畢業後他留校任教,直至學校被封才無奈離開。回顧當年,在校期間,他喜愛運動,在校是乒乓球校隊的主力球員之一,經常代表學校出戰各地。他是先逹華僑中學高八組的班長,曾擔任學生會主席工作。他工作積極,表現卓越,這一點一滴,為他日後的事業成功,成了一位優秀的創業者,奠定了良好基礎。
由於印尼局勢突變,1967年他被迫離開印尼回國,開始在廣州華僑補習學校學習,後被分配到海南島儋縣籃洋農場從事教育工作,當起人民教師,培育下一代。
1978年舉家移居香港,曾任職於中文大學圖書館,後轉往香港中國旅行社華僑部工作至1984年離任。靠自己雙手艱苦奮鬥,終於創下一番自己的事業,成绩辉煌、家庭生活美滿。面對這些成績,他從不炫耀,一向很低調做人。2000年,正當他的事業處於巔峯之際,他卻毅然宣告退休,開始了他與世無爭,溫馨而平靜的生活。
少全熱愛家鄉先達,念念不忘先達鄉親的事務,對香港先達聯誼會的建設和發展工作關懷倍至,經常地慷慨解囊。每逢聯誼會舉行年慶聯歡會,他從沒忘記曾在先達華僑中學執教過的老師們,一定要親自訂好宴席招待他們。他從沒淡忘過對昔日老師的敬重和對同學們的那份情誼,只要從印尼來的老師或同學到港,他總是熱情地招待他們,並主動召集和組織大家聚會敍舊。他還多次赴印尼參與及支持老師同學的聚會和旅行等活動,他不愧是高八組的好領導、好班長。他這種“尊師重道”和永不忘同學情誼的精神值得我們先達人傳承下去。
少全走了,他熱愛先達鄉親、熱愛聯誼會、無私奉獻及助人為樂的精神,將永遠銘記在先達鄉親的心裡。
少全,安息吧!一路走好!我們永遠懷念您!


2016年10月7日,我們記得這一天,蕭蕭寒風肆意把少全帶走了,給我們留下深深的悲傷和無盡的遺憾。
「為何這麼快走?」「少全怎可以走在我們前頭?」「老天難道不懂得保佑有情有義的人?」
元昌、學煌、遠明、趣玲……各同事沉痛悲嘆。彷彿是在昨天,少全告訴我們,幾年來他堅持晨運,清晨從荃威後山路走幾小時到元朗。而後幾年他愛上高爾夫球,每周都和朋友一起打球。他又曾多次娓娓說起山水之遊。他熱愛生活、熱愛運動,為何病魔竟然摧毁他。仰望漫漫秋空,蒼涼且肅穆,天意弄人,又是何等殘酷無情。
他殘酷挫傷各同事的心:水玉說:"想起來就心情沉痛。"護德沉重地說:"我們的弟弟少全走了,我白天、黑夜都會想起他。""不論怎樣我要去參加喪禮,送別少全,否則我心難安。"護德不良於行,平日甚少出外。
回想去年秋天,我們一起茶聚。只見少全消瘦了,在席上他侃侃而談,談起東南亞的中國外交,他關心國事,始終如一。
萬萬料想不到那是最後的茶叙。 茶叙散後不久,少全便開始和病魔惡鬥。我們幾次相約,他都回答:因胃病、流感、抵抗力弱,希望延後茶叙。當時他有信心戰勝疾病,但不想老師們為他擔心,便把病情瞞着大家,我們完全不知道他身患重病,直到八月才驚悉他病重,這時他已十分虛弱,更不忍心我們憂傷,他又一次推遲茶叙,各同事都憂心期待見面。炎熱的夏天過去,我們等來了秋天,秋風捲起片片落葉,少全悄然走了,他永遠永遠不再回來,我們失去了少全。
記得,1958年中,我到先達華中任教。開完新學期的第一次教務會議,鄭校長走進來對我說:"伍老師是小六班主任,你班上有個頑皮學生鄭少全,伍老師對他要嚴格要求,不要姑息他的錯誤。"後來,國峰(已故,原棉中同學)告訴我,才知少全是校長的兒子,校長對少全有深切的期望和更高的要求。
那些天,鄭師母常來我們宿舍閒談,她可藹可親,很關心我們的生活。這時我也見到少全,他長得壯實,皮膚黝黑,初見時,他並不多說話。
開學了,有好幾次,我和小六學生站在教室走廊談話,忽聽腳步聲,同學立即說:" 老師,一定是少全來了。"果然,聽到少全高談闊論,和幾個同學從拐角走過來。在小學圈裡,他總是滔滔不絕,儼然小領袖。我漸漸了解,少全愛恨鮮明,是個聰明活潑的學生。
1959年,鄭校長六十大壽,又恰逢教師宿舍落成,學校盛大慶祝。各方賓客,特別是各地教育界人士,雲集先中,好不熱鬧。那天下午,鄭校長一家站在教師宿舍門前合影,師母穿上長旗袍,端莊大方。漂亮的春風梳了兩條辮子,穿着自己剌繡的黑格裙子,少全和兩個弟弟端端正站着,那是多麼美好的一刻,那美好的影相使我久久不能忘卻。瞬間,我猛然覺察少全長大了,他比兩個弟弟高出好多,他已是個健康,朝氣的中學生。回想這一年,少全實在沒叫我失望。每當我對他曉之以理,他總是認真仔細聆聽,或是點頭允諾:"伍老師,我能做到。"
時代的浪潮奔騰,我們先後奔赴祖國,在那寒風凜冽,時事紛擾的時代,各同事、各同學各自飄飛,我們都像斷線的風箏,斷了音訊。直至2006年,少全、春風不忘師生情,努力在國內、印尼、香港尋覓當年相處如家的住校老師,在闊別46年後,十八位同事終於和他們姐弟在香江重逢。令人悲傷的是,我們敬愛的鄭校長在九卅事件中壯烈犧性,他一生為愛國教育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己。鄭校長的崇高品格永遠令人欽佩。和藹的鄭師母也因病離世,我們的同事國峰、麟勝也辭世了。大家見面,恍如隔世,感慨、悲喜交集,言辭難以形容。如果不是他們姐弟重情重義,我們怎能重逢?護德多次盛讚:”四姐弟不愧是鄭校長好兒女"。
少全全力安排外地老師來港,包機票、酒店住宿等,又協同旅行社為老師安排旅遊:登太平山、上寶蓮寺、夜遊維多利海港、暢遊海洋公園。大家重拾在山城先達時建立的情誼,一起回首我們的人生路。
歲月流逝,少全依然開朗熱誠,依舊滔滔不絕。46年來,他在教育界、旅遊界及商業界的歷練,使他變得精幹沉穩。我們在一起談論時事、事業、生活,處處都展現出他出色的鋒芒和魅力。
此後十年,少全常和我們茶聚和飯聚,茶飯聚中,他多次向酒樓的人員介紹:"她是我小六的班主任老師"、他是我中學時的……主任"……。大家無不訝異,幾十年師生情誼得以延續,更加欽佩少全的尊師重道。他總是細意關懷師長們,那年寒冷的春節,我們收到少全送來的溫暖年糕。那次,我們探望護德並一起茶聚,我對少全說:"我們老師為你而驕傲。"此時,我彷彿又聽見校長殷切叮嚀:"伍老師,要嚴格要求少全。”師母也經聲在問:"少梅老師,少全聽話嗎?"請允許我告慰鄭校長和師母在天之靈:"敬愛的校長和師母,少全從沒辜負你們的期望,也從沒叫人失望。他的一生是這麼豐富、這麼輝煌亮麗。你們放心吧!"
如果上天把我送回到56年前,我願意走進時光倒流的隧道去追尋昔日在山城銘心的時光:
下午,師母來了,用輕軟的閩南話問:"少梅老師,訂的飯菜可口嗎?週末回家嗎?……。"晚飯時分,春風帶着幾個弟弟,一個挨一個走,列隊穿過操場,去小屋吃飯……。在教員室,少全對我說:"伍老師,我知道了,我能做到……"在教室前的走廊裡,少全高談闊論,和幾個小同學走過來……。
歲月在天邊無聲消逝,往事卻清晰地留在我腦海裡。不說訣別,少全永遠留在我們心中,我們永遠懷念你!
 

四十多名棉中學生及先達華中學生於1956年3月23日乘"芝萬宜"郵輪從勿拉灣港口浩浩蕩蕩奔赴祖國。屈指一算今天是六十周年的日子。
幾位棉中同學:紀榮光、鄭麗霞等有心人,他們心中記着這重要的日子,手上也有同船的名單,於是通過各種渠道通知居住在香港的同行者,在約定好的時間到酒樓"飲茶"。
這些同學都是在愛國熱情主導下回到祖國大陸,到各個學校學習,然後服從分配到各個崗位為社會主義建設工作。七十年代初陸陸續續流落到香港。
約會的時間到了。除了少數仍在大陸,約三分之一身故外,廿名居住在香港的老同學都到齊了。想當年大家都是十六七歲的小伙子、小姑娘,六十年後見面已是老大爺、老太婆了。見面時只好問:"你是誰?","啊,原來是你呀!",歲月不饒人,徒嘆奈何!高興的是:大家都有美好的家庭,穩定的生活。
我們中國人具有艱苦樸素的優良傳统,這些華僑子弟也繼承了先輩的優良傳统,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香港,才能立足生存。
每年都要到入境處辦理手續人多排隊成長龍,港英當局的執勤者對我們呼呼喝喝,而這些是黃皮膚的中國人啊!我們住的是一兩百呎的小屋、有許多華僑住木屋,工作嘛更受到歧視,大學畢業生找不到適當的工作,學醫的不能當醫生,學工的當不了技術員、工程師,學師範的當不了教師 -----。為了生存許多人只好轉行到工廠當工人,搞運輸,或到工地去做粗重的工作。當時這些不合理、不公平的情况,有誰替我們說句公道話?
印尼是回不去了(除了探親),為了生存只好忍氣吞聲,刻苦的工作。既然已搭上了香港這艘大輪船,我們便要與香港人和衷共濟,學習他們的"獅子山精神",漸漸融入到香港社會共同創建美好社會。
經過幾十年奮鬥,子女長大成人,生活也穩定下來了。
回歸後,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區,我們有了主人翁的感覺,祖國改革開放後,經濟發展一日千里,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祖國的強大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
在如此大好形勢下,香港竟有極少數人在社會上破壞法治,製造混亂,宣揚"港獨",在立法會上搞"拉布"製造流會阻碍政府發展民生經濟。表面上是針對特區政府,實質上是對抗中央。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們在香港定居了幾十年,熱愛祖國的情懷不變,也深深愛上了香港這個地方。每當你到外國旅行,既看到他們的優點,也更感到香港的可愛。
我們堅决反對"分裂主義者"搞亂香港!堅决反對"港獨"!我們期望香港越來越好。

三月中接五弟來電說:"大哥身體建康情況不太理想,不僅講不了話,連用寫字表達的能力也不行了,眼睛要貼上膠布才能張開。"聽了以後,心情特別沉重,因太太要照顧孫子不能一起前往,於是只能決定和孩子去探望了。孩子工作忙,只能利用周五、六、日的假日再多請一天事假,於是匆匆訂了5月13日至16日前往雅加達機票。在機場內的餐廳用過早餐,8:45上了飛機,因適逢大霧,飛機延至10:00才起飛。國泰航機的服務員態度好工作認真負責,對乘客扣好安全帶都特別細心留意。當飛機即將到達雅加達機場前,從窗口往外望,大片廣闊的大地,密聚的印尼民居,星羅棋布的小島嶼,停泊在海中的二、三艘輪船一一引入眼廉,心情真是舒暢。
2:30抵達雅加達國際機場,機場周邊種植着無數花花草草,充滿了熱帶風情氣息。印尼移民官員態度十分友善,入境手續很快便辦妥了。因旅客眾多,領取行李花費了個多小時,甫出機場友姪早已在出口處等候,讓她久等了,真不好意思!隨後友姪帶我倆到華僑開的麵店品嘗我愛吃的麵條。餐後趕返大哥家,稍作休息,大嫂便帶我倆去見大哥,一眼見到大哥,我嚇呆了,大哥又瘦又蒼老彷若兩人。孩子給他講一些笑話,打開手提裡孫子活潑可愛的照片給他看,大哥勉強地笑了。我安慰他,叫他安心休養,他流下了眼淚,此時此刻,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熱淚。
此行的主要任務是去探望大哥,因孩子是第一次來印尼,也希望能順便遊一遊。園侄建議到椰加達海邊新開發區參觀,一路上車來車往,滿街是摩多車,聽說摩多車在印尼很便宜又能分期付款,所以一般的老百姓都有能力購買。海邊新開發區,所見海水清澈透底,遠處矗立着大片具有特色又漂亮的房子,房子旁停泊着許多遊艇,新開發區的建設繼續在發展,還再填土造地。中午時分,園侄帶我們到印尼餐廳用餐,品嘗特色的雞肉Sate、Nasi Soto,Nasi Kuning等,吃得很開心。午後三時半,在園侄及侄媳陪同下駕車前往萬隆。星期六往萬隆人多車多,車子走走停停,三個小時的路程,卻用了五個多鐘頭才到達。到萬隆已是晚上八時多了。晚餐去品嘗可口的萬隆特色Bebek Goreng、整條煮烤的Peteh、椰汁飯及酸芒果等。在萬隆因人地生疏路不熟、餐後,酒店叫摩多車帶路才找到了酒店,酒店並不高級,房租也不貴,但服務不錯、包早餐又包管泊車。
周日早8:30,往萬隆亞非會議會址參觀,會址是遊客必到的遊覽參觀景點之一,遊客眾多,我們去得早,會址還沒開放,因此先到會址附近逛一逛。會址周邊有一排整齊固定的小賣舖,小販在賣小食。印尼的景點中遊客最感不便的是借用公廁,不僅要付小費還要脫鞋才能進去,付點小費也屬應該,因公廁需請人打理衛生和花水電費。
9:30會址正式開放,會址是荷蘭時代的建築物,內外保養得很好。1955年亞非會議就在這裡召開,周恩總理與亞非各國領導人在這裡一起商討創立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至今萬隆精神仍大放光芒。敬愛的周總理在亞非會議作出了巨大的貢敵獻,人民將永遠懷念他!
在市區吃完午飯,我們上山頂觀賞火山,車走在路上,所見路邊種植着大片結滿果實的椰子和芒果樹;在臨進山頂還見到一株近百年樹齡的大樹;路邊幾檔小販在擺賣兔子,真是眼界大開。車子進入火山的管治區,需要繳費。火山口位於山腳下,火山正在冒煙,山腳下到處佈滿火山灰,看來火山是曾經爆發過,這次是我生平第一次觀賞活火山,樂在其中。下午三點左右我們驅車返回雅加達,抵達雅加達已是晚上八點多了。
16日中午吃過飯,我和孩子向大哥告別,此時大哥的心情顯得十分沉重,見他口在顫抖,像是在向我們說告別,他流下了眼淚,我再也禁不住掉下了熱淚。希望大哥吉人天相,渡過難關,早日康復!
印尼四天三夜之行,見識廣了,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走萬里路"。印尼人民的生活比過去好多了,餐應、酒店員亞服務態度也頗有禮,工作普遍都使用電腦操作,社會進步了,一切都趨向現代化。
美麗的印度尼西亞,我的異鄉,有機會我一定會再來。
【後記】本文尚未刊出之前,印尼侄兒傳來噩耗,大哥因久病醫治無效,已於2016年8月3日凌晨15分安祥離去,各地親友深表哀傷,在此,但願大哥一路走好。


雨後,空氣中飄着醉人的清香,柏油路被雨水沖刷得油光可鑒,穿透雲霧的霞光,照射着一輛弓形馬車從大街駛過「得、得、得」的馬蹄聲,像晶瑩的水珠滴在心坎上,聲音是那麼清脆,那麼動人心弦。
有機會乘坐弓形馬車,是每逢春節領到紅包後,一群童伴歡呼着擠上馬車,到動物園去,那馬車漂亮極了,馬頭紮着紅花,車身還插着一根高高的竹竿,上面懸着一束紅色的花球,兩側的車燈擦得亮晶晶的。為了讓路人閃避,馬車伕就踩踏腳下的響鈴,「叮噹、叮噹」,伴着孩子的笑聲前進。
孩子們在馬車上吱吱喳喳嚷着,把車壓得低低的,弓形馬車就顯得更加駝背了,吃力的彎着腰走上上坡路,馬車伕就下車,牽着馬兒走。到了動物園,孩子們就像從籠裡飛出的小鳥,四處飛散了。
如今,城市裡擠滿了用「摩托必」改裝的北渣(電動三輪車=Beca),用它連珠炮的怒吼嚇走行人,汽車的屁股噴出濃煙,像是向行人示威似的。引擎替代了馬蹄,那令人思念的「得、得、得」的馬蹄聲再也聽不到了。
啊,弓形馬車,它載着我的童年悄然而逝,遠去了,遠去了,從此再也看不到馬車的蹤影。

黃昏,燕子飛回來。
它們在女皇街、榴蓮街的電線上棲息,整齊地排列着、依據着,寧靜安閒地度過那黑夜。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它們就飛走了,也不知飛到哪裡去。總之日落時,它們一定飛回來,似乎自從這座城市誕生,它們就喜歡上這裡,這裡是它們的歸宿,它們溫暖的家。
這溫暖的家,空氣是那麼清新,路邊的樹葉隨風搖曳着,水溝裡水流淙淙作響,路上的行人在燕子腳下走過,偶爾頭上滴上一星點鳥糞,夥伴們哈哈大笑,而那位「中彩」的頂多罵一聲「他媽的」,並沒有幹擾它們。
突然間,腳下的鳥糞沒有了,那在夕陽餘暉下飛翔,體態輕盈、烏黑發亮的身影不見了,天不再像以前那樣高,低沉沉的雲層好像就要壓到地面似的。是那令人窒息的塵煙,那煩人的塵囂,使住了數十年,也許數百年的燕子不再回頭了。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花落去了還有再開的時候,而我所懷念的燕子,從此不再歸來,永遠、永遠。                                                    
摘自《洁霜文集》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