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书架 查看内容

达平随笔: 他乡遇故乡 异乡思故乡

2018-2-23 23:43| 发布者: zjj| 查看: 200| 评论: 0|原作者: 澳洲 陈达平

摘要: 达平随笔 他乡遇故乡 异乡思故乡 澳洲 陈达平 生活在异乡,总是想着家乡的风味,特别是在新春佳节,更是有一种浓浓的思乡之情。对于我来讲,家乡是哪里,我自己有时候也总是 ...
达平随笔
                         他乡遇故乡 异乡思故乡
                                                 澳洲 陈达平

     
      生活在异乡,总是想着家乡的风味,特别是在新春佳节,更是有一种浓浓的思乡之情。对于我来讲,家乡是哪里,我自己有时候也总是和朋友打趣,说自己是生在印尼苏门答腊的先达的北京人,北京的美食对我来讲几乎和老北京一样,豆汁、焦圈,炒肝、爆肚,没有一样不爱的。
     话说回来,生在印度尼西亚的我,对印尼的美食更是有一种几天不吃,就如思念情人一般,想的火急火燎。年初一,从印尼棉兰飞到墨尔本的好友,印尼苏北华文作协主席霖柏先生与我相约,去墨尔本的“唐人街”体验一下墨尔本春节的气氛,席间相谈甚欢,时间渐渐傍晚,不得不分手。
     当晚,霖柏先生知道我这个印尼出生的北京人喜欢印尼菜,又相约去墨尔本的“渔村”(Nelayan)印尼餐厅,在这家餐厅别的就不用多费笔墨,一道“壬当牛肉”就够了,好似回到了印尼,嗅到了那遥远的巴东牛肉。
      霖柏先生在回到家中写了一篇“他乡遇故乡”,发表在印尼华文报纸“印华日报”,霖先生离开墨尔本之际,告诉我这篇文章发在了“印华日报”。我征得霖先生同意,转发于此。他乡遇故乡,他乡遇知己,乡愁难泯灭,难忘咖喱香。
       以下是霖柏先生的原作

                                  他乡遇故乡
                                                       霖 柏
      今年戊戍新春来墨尔本看儿孙。大年初一,达平来我家拜年,我们是相约好下去唐人街看热闹,只听说过是很热闹,却不曾目睹。中午时分,走进小柏克街(Little Bourke St)的唐人街牌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可是没听到锣鼓喧天,更没有瑞狮的影子,只看到散落在街道上的炮竹红色碎纸,让凉风吹得飘飘然。
     进了一间叫西湖的中餐厅,有卖港式点心,座无虚席,只好排队等了一会。来客不仅是亚洲脸孔,老外也蛮多。叫了不少,两个人吃得很饱,才四十一块澳币,不错。人客渐散,我们就东拉西扯谈不完,突然才记得达平喜欢吃印尼餐,就再相约隔天再聚。回家后就问孩子那儿有印尼餐,备好功课再出发。
      达平6岁就跟了母亲去北京,这是他父亲工作的需要,在那儿他度过了半个世纪,可说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但他总是念念不忘那记忆已经模糊的老家——先达,曾来印尼想拾回他的旧梦,回去后的遗憾却每每再催他来来回回了几趟,似乎弥补不了岁月的沧桑。四、五年前移居澳洲,再也没回过印尼他诞生的故乡。有几次去他位于郊区唐卡斯特(Doncaster)的家,教他煮咖喱等印尼餐,让他吃得津津有味。

      我选了市中心的“渔村”(Nelayan),店里也差不多坐满了来客。原来卖的是类似“经济餐”或“碟头饭”的自助餐,一饭几餸任君自由选,因为饭量不大,所以叫了一饭两肉一菜,两人平分刚刚好。澳洲的份量大得惊人,难怪孩子们习惯了,没有节制都长胖。餐馆老板娘看起来是和我们同龄,来自雅加达,本想再多问几句,却怕她误会有什么企图的,拿了饭菜,付了钱,就坐回餐桌,慢慢品尝。
      果然是原乡味,咖喱是印尼的粉,加上椰浆香,“壬当牛肉”烧得够嫩,咖喱鸡也好,还有香辣茄子,总共才十一块澳币,我想当时再多一个菜——香辣马铃薯就更好,那也才十三块钱。
     当时没注意到要拍照,吃了一半才想起来个图文并茂,迟了。用完餐,我再跑去柜台拍个照,和老板娘说她煮得好吃,她道那是请人煮的,自己没下厨。其实除了煮,用料也是最关键的。总之,我们在他乡吃到了满意的家乡味,足矣!
     
     下次可以再去棉兰人开在Glen Huntly的Indosari印尼餐厅,在考菲的蒙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 at Caulfield East)附近,印尼学生都说那更是一流!且待一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