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书架 查看内容

《历史翻到了691这一页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旧址纪行》

2018-3-8 01:23| 发布者: zjj| 查看: 476| 评论: 0|原作者: 新加坡 海 凡

摘要: 编者按: 本站去年已在先达书架栏目,陆续编发了本站编委张大永先生推荐的、被新马媒体称为马共书写作家得海凡先生,应《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编辑邀请撰写的专栏《恍如隔世》中的12篇随笔。最近大永先生又推荐海凡 ...
编者按:
           本站去年已在先达书架栏目,陆续编发了本站编委张大永先生推荐的、被新马媒体称为马共书写作家得海凡先生,应《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编辑邀请撰写的专栏《恍如隔世》中的12篇随笔。最近大永先生又推荐海凡的新作:《历史翻到了691这一页——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旧址纪行》。据作家介绍说,这部系列作品共八篇,近期,我们已编发前两篇,今天我们继续连载张大永先生推荐来的第四篇

                历史翻到了691这一页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旧址纪行                   
                 
(四)
武装斗争之路
? 
                         海  凡

    我是1976年10月上山参加部队。从吉隆坡驱车辗转到边区根据地,抵达第十二支机关队第三中队,正好赶上了第七期新战士学习班——整个七十年代第三中队曾举办过八期新战士学习班,而人数超过六十人的,具有如此规模的,这却是最末的一期了。

        
        新战士学习班肄业证书与学习材料

    也许有人会奇怪,1976年新马两地的社会趋于稳定,经济蓄势待发,怎么还会上山?这是许多年后回顾产生的疑惑,而这却显然是后见之明。因为后来80,90年代新马两地发展起来了,人民生活改善了,社会矛盾缓和了,新加坡甚至进入发达国家之列。
     但在70年代,谁能预见那样的前景?那时是百废待兴,工业化的启动,国际游资涌入,劳动密集型的工厂纷纷建立,阶级贫富悬殊,劳资关系紧绷。我脑海里烙印着这样的图景,那年我读高中,和朋友顶下裕廊工业区夜市的一个书摊,黄昏时分,踩着脚踏车,载着书刊要到几公里外去摆摊。半路上,总会与从建筑工地收工回来的母亲相遇。她也踏着脚车,在马路的另一边高声喊道:要小心哦!然后匆匆分头而去。我们都感受到身后那咻咻作响的生活的鞭子。
    
    国家应有怎样的愿景?人民要过怎样的日子才合理合宜?对劳苦大众来说,明天是什么样的?在哪里?1975年的东南亚发生三件区域大事:4月份,红色高棉解放金边;同月,南北越重归统一;12月,老挝成立了人民民主共和国!所谓的“多米诺骨牌论”一时甚嚣尘上。这样的形势在当时极大鼓舞了向往社会主义的青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也在国际上狂飙似地掀起激进的思潮。只有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才能解释革命之声电台那把高昂铿锵的声音。
    新马泰不少热血青年走上革命道路,选择上队践行对一个社会理想的憧憬,不少是出于革命之声电台对他们的影响和召唤。
    从近年来出版的文献,人们注意到,奉行武装夺取政权的路线,马共的领导层也并非一锤子定音,而是经过了一番波折。
    
    改变斗争路线
    1955年12月底,华玲和谈失败后,马共进行的抗英战争,由于敌我军事力量对比悬殊,兵员伤亡惨重,环境越来越险恶。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宣告独立,在这种形势下,马共中央于1959年10月在昔罗召开了会议,决定转变斗争方式,采取偃旗息鼓、等待时机的方针,同时决定派马共总书记陈平以及李安东、陈田等中央领导人出国,研究马来亚革命问题,开展国际活动,加强与各国兄弟党的联系,以争取国际援助。
     而此时,原本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秉持“和平共处”外交路线的中共,除援助越南外,对东南亚各国的革命是保持克制的。中共的这种克制,随着1960年中苏关系全面决裂而发生变化。中共认为真正的革命中心已经转移到中国,理应承担起推动世界革命的历史责任。中共需要透过对其他革命党的支持体现国际主义义务,在周边的东南亚各国的共产党,成为中共外援的主要对象。

    获财援解除财务忧虑
     1961年6月,当陈平等人辗转来到北京,他们与当时任中共总书记的邓小平会谈时,事情出现了始料未及的逆转。邓告诉他们,东南亚形势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从战略上看,整个地区的形势对他们在马来亚长期来所从事的武装斗争,将变得成熟。他极力要求马共在这个时刻绝对不要转变方针。必须利用整个东南亚即将发生的变化所带来的机会。邓也对马共寻求直接财政援助的建议表示支持,使马共第一次解除了财务上的忧虑。
     马共中央再一次面对转折关头,要改变18个月前昔罗会议制定的政治斗争路线,重新恢复国内武装斗争。他们不是没有迟疑,“这一次我们得到中国承诺财政援助。然而,这就足以推翻之前的论据吗?……如此积极的决定背后,多少带点勉强。毕竟我们1959年的昔罗决议,并非突发的奇想,而是做了许多分析和自我批评的结果。”(陈平著《我方的历史》第389-390页)
     1961年9月,马共举行了第十一次扩大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重新确立“将武装斗争进行到底”的路线,发布了“积极坚持,逐步发展”的《新方针》。“自1961年底至1966年5月,全党全军坚决贯彻落实新方针,英勇奋斗,党军开始逐步发展和壮大。部队人员从300人发展到800人;共青团少先队员发展到3000人;在我们的周边地区还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多个支部、农会、妇女会等,群众支持革命和拥军活动遍及了根据地每个自然村,打破了敌人数次大小规模的围剿。”(阿成回忆录之五《一路艰辛向前走》第333页)
     于是,拥有一个宣传阵地,一座地下广播电台的构想,提上了议事日程,随着外事工作的开展,从越南到中国,一步步成为现实。

           
     1965年毛泽东主席于武汉接见陈平(照片引自《我方的历史》)

     
   691基地今天的航拍图。左边四合院是陈平当年住处(赵思毅拍摄)

      
    曾经安置两台发射机的坑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