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心情随笔 查看内容

先达一家亲:春树暮云 直抒情怀

2018-3-11 00:34| 发布者: zjj| 查看: 165| 评论: 0|原作者: 黄书海|来自: 《先达通讯》177期

摘要: 先达一家亲 春树暮云 直抒情怀 黄书海 “春树暮云”取自杜甫《春日忆李白》诗句。后人常以这四个字,表示思念远方的友人。我把它的含意扩大为:既思念健在的、也思念已故的友人。 新桃换旧符,瑞狗接金鸡。 春 ...
先达一家亲
                                   春树暮云  直抒情怀
                                                 黄书海

      “春树暮云”取自杜甫《春日忆李白》诗句。后人常以这四个字,表示思念远方的友人。我把它的含意扩大为:既思念健在的、也思念已故的友人。
      新桃换旧符,瑞狗接金鸡。 春节是阖家团聚的传统节日,也是思念亲朋好友的节日。
       为了保卫北京蓝天,北京五环以内禁放鞭炮。虽然没有鞭炮声相伴,春节气氛丝毫不减。各种庙会、各地景点、多姿多采的文娱活动,几亿中国人或在全国各地的回乡路上、或在全世界各国的旅游途中,这是多么壮观的场景,加上平昌冬奥会的助兴,每天使你的心跳,像过山车一样七上八下,十分刺激。善哉,美哉!

       雅加达、香港、广州等地的先达乡亲联谊会,都举行了规模或大或小的团拜会和联欢会,其乐融融。
       祸福相倚。春节前后,友人病逝噩耗不断,用德华的话说:令人窒息!那一天,他给我来电话,谈到最后,一向坚强的他泣不成声。让我也热泪盈眶。我马上发微信,劝他节哀珍重!
       邓润生、李垂登、陶雅齐、陶雅留、陶雅容、张国强、许声汉、林振喜、陈月吟、洪丽蓉、陈素燕、林锦榕、黄玉珠、黄美玲、陈瑞莲、苏惠琳、陈木娇、黄集发、程景春,加上去年底逝世的陈寄南、黄镜源……这只是我们熟悉的先达乡亲……
      原驻印尼大使馆老前辈:九十七高龄的易非武官、九十六岁的徐仁总领事,西苑机关刚过米寿(88岁)的新加坡归侨干部叶深河同志……都先后驾鹤西归。悲哉,痛哉!
      面对这些熟悉的名字,禁不住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邓润生是先达侨领邓衡山先生的大公子,他是先达中华学校早期的初中生,后来辍学从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和黄文泉、张松声等在商界已风生水起,崭露头角。
当他的事业如日中天,却因内部矛盾,退出了“战场”,过起闲云野鹤的生活。
      他是张仁强的大姐夫。他和张笑仙育有二女一男。大女儿丹容留英攻读金融,剑桥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新加坡银行界打拼,现任新加坡荷兰银行高级经理;二女儿晶容在雅加达经营一家装修公司,主要承接印尼政府机构的装修业务。令人悲痛的是男儿邓江平刚进入不惑之年,事业蒸蒸日上,却因一场感冒,撒手人寰。
     张仁强和黄树西代表张黄两家专程前往雅加达为润生送别,表达深切哀悼,并祝他在天堂与爱妻笑仙幸福相会。树西仁强还乘机为长兄黄树武举办九十周岁生日宴,其情其景,令人感动。

      2月15日12时半,接唯群发来噩耗:李垂登已于今晨病逝。又一个先达老乡倒下了。次日,李荪梅、莫联新来电话,相互祝贺春节。当我转达噩耗时,他们也很震惊。联新还对垂登作了一番描述:他白白净净,高高瘦瘦,温文尔雅,与世无争,是个大好人。
      我曾和垂登在多次聚会上谋面,最后一次是在2015年雅加达先达人大聚会上。他受疾病困挠多年,神智较差,轮椅代步,但还是来参加大会,还认得我。2017年11月香港先达人大会,他来不了,只让张育珍来,我要她转达大家对垂登的问候。这可能是最后的问候。
      早年,他在先达中华学校念书,很早就辍学从商。但他热心参加青年会、新民歌剧社等社团活动。经济上虽未达到大富大贵,但也殷实有余,家庭生活很美满。
      张育珍比垂登年轻、活跃,文笔也不错。她的文章常见诸于《先华校友通讯》和先达人网站。如若她情绪平静后,能写写怀念垂登的文章掷来,当不胜感激。望育珍节哀珍重。

      雅容与癌症抗争了六七年,大家都有思想准备。但当噩耗传来,还是让大家十分悲痛。 雅容一家,在先达可算大家族。陶家育有五男七女。男女个个英俊漂亮。现健在的只有雅贤、雅兰、暖昌 姐妹弟三人。
      我们都是在先达出生、念书、成长。发端于先达的交情一直延续到北京、香港。交往不计其数。“以心相交,方成其久远”。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香港11月先达人大会。她坐在邻桌,我和她脸贴脸拥抱,并和德华、小育、暖昌、启盛等合影。其情其景,历历在目。
      雅容走后,我即发微信,邀约德华为雅容写篇怀念文章(见下页)。收到后,我让瑞玲先看。她边看边抽泣。看完后,她说,雅容终于解脱了。
     雅容的后事,德华办得很妥贴。安息吧,雅容!

     程景春副会长的病逝,使香港先达联谊会在失去第一任会长陈立如之后,再次遭受到重大的、甚至不可弥补的损失。
     生荣死哀。景春的追悼会由香港先达联谊会、侨友社、北京华侨联谊会等八个社团联合主持,庄严肃穆。福州先达乡亲代表徐凌云和福州同乡会负责人等也前来参加追悼会。
     我和景春在北京的重逢极富戏剧性。1997年北京和香港先后成立了先达校友会和先达联谊会。同年,景春到北京出差,在宾馆特设宴款待北京先达校友会诸理事。见面时,他握住我的手说,“黄老师,您好,我们已几十年没见过面了。”我说,“别客气。我们年龄相仿,老师称呼不敢当”。他说,“老师称呼不是客套话。在巴尼街华侨中学,初中一年级,您教过我们印尼文”……
      我后来想起来,在班上一个年岁最大、个子最高、一句印尼话也不会说,刚从国内出来的“新客”,就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位企业家。
     我1952年底调到棉兰报社工作,景春在先达念完初中后到棉兰念高中,后来回国考入浙江大学。我们失联了近半个世纪,我已从外交战线上退下来,他俨然成了爱国爱乡的企业家。我们能在宴会上重逢,真是幸事。
从此,我们交往频密。他在北京买新房子,多次请我和瑞玲作客,我们到香港,也请我们到家叙旧。
      他到福州家乡投资建厂,在改革开放初期,是难能可贵之善举。他乐善好施。关心香港印尼归侨的生活处境和社团的团结合作。他对促进香港先达联谊会的成立,促进世界先达乡亲联谊大会第一届在先达、第二届在北京、第三届在雅加达,第四届在香港的顺利召开,都作出了重大贡献。他和李达生会长精诚合作,把香港先达联谊会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有口皆碑。
      景春移居香港后,党的组织关系没有中断,他严于律已,宽于待人,人缘很好。彼此知根知底,他有什么想法,经常会以各种方式和我沟通交流。我为失去这样一位诤友感到深切痛惜。
      景春,一路走好!人们会永远怀念你。

      春节期间,接郑团贤从香港打来的祝贺电话。团贤为人直爽,风风火火。他说,爱妻走后,他感到孤独。年前,他到新加坡和槟城治了一个月病,康复后即到泰国旅游。回雅加达前,在香港逗留几天,看看老朋友。他要我转达他对北京先达校友的春节祝贺。我表示感谢,并要他转达北京校友对雅加达先达乡亲的祝福。愿狗年给大家带来好运。
      
      福州林秀兰命运多舛。年前,一不小心踩空,从二楼跌滚到一楼。所幸,上帝保佑,没有伤到头部,也没有骨折,只有腰和腿部青一块紫一块。在床上躺了两个月,现已完全康复。她感谢大家对她的关心和祝福。她对《先达通讯》情有独钟,每期必细读。养病期间,通讯给她带来莫大的慰藉。
      谢谢这位善解人意的九十高龄的耄耋老人。祝愿她健康长寿!

     孔炳吉在电话中谈了半个多小时。除了祝贺春节外,还畅谈了先达“人杰地灵”这个话题。 
       “不在先达出生的已故老一代侨贤侨领,如陈顺丹、郭懋钦、周清木、郑子经、张谷和、邓衡山等,在先达出生、已故的陈丽水、张琼郁、林克胜、黄妙贤、陈瑞兰等,还健在的王谦宇、肖邦杰、陈永祥等,还有你,这些都是我心仪的先达人杰”。
      他说,先达乡亲以他们为傲,以他们为荣。
       我说,我比你大几岁,属同辈人。你在先达呆的时间比我长,接触面比我广,很有见地。我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先达人可敬可爱。我说,其实蓝派中也有不少优秀人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李智和、陶演昌、莫联新,张福英、姚永坚……历史已翻开新的一页,先达乡亲已走上大联合、大团结、大融合的大道。可喜可贺。

      孔子曰:发奋忘食,可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谨以此共勉。Horas!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