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查看内容

先达随笔: 潮州寻根记

2018-5-10 23:48| 发布者: zjj| 查看: 48| 评论: 0|原作者: 汉蒂 旦苏拉|来自: :[2018年05月09日《国际日报》

摘要: 潮 州 寻
                                           
                                  潮  州  寻  根  记
                                       汉蒂 旦苏拉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每当我听到这首《故乡的云》,心里就有一种强烈回家的念头,为爸爸完成他的心愿——回家。

  2017年清明节前几日,无意中翻开日记本,从日记本里飘落一张纸,上面写着清楚、端正的字,是爸爸亲手写的字:“陈木祥。出生壬子年四月二十九辰时。广东潮安县南门外下寺乡。”这是爸爸在世时写给每一个孩子的。
  清明节,我们来到父亲的安葬地——亚逸毛力,英得其利。祭拜时,我不禁流下眼泪。想起爸爸当年孤单一人,不顾生命危险,随同邻居老人乘船下南洋,直到他躺在这个土丘里永远安息,都不曾再回到自己的出生地——潮州。
  就在这时,我心中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要去寻找父亲的出生地,想看看父亲的家园,父亲的亲人及他们的后代。在亲戚好友的鼓励下,爱人的陪同下,我们终于踏上寻根之旅。
  
       我的身体虽不太好,也未减少我寻根的决心。2017年7月26日,我随同弟弟、三位妹妹开始了寻根的旅程。热心的林家义弟夫妇也随同,他老马识途,在潮州有亲戚。我们在吉隆坡住了两天,7月28日由吉隆坡飞往潮州机场——揭阳。林家义弟安排我们住在大道旅店。旅店虽小,但交通方便,尤其距离父亲的故居不太远。
  在潮州,很多兄弟姐妹都很热情,他们热心地帮助我们,尤其是林家兄弟和翁家兄弟,日夜陪伴我们寻找,出主意。

  7月29日,我们随同林家兄弟来到潮州一家老人集中院,问他们是否有人知道我父亲的名字,我们只有一张父亲中年时期的相片,我们只知道父亲15-16岁在汕头码头打工,16岁随同陈亚捷老人和一位义弟陈木成叔叔离开家乡去南洋。有几个高龄的老人,绞尽脑汁回忆父亲的名字是否有印象,都失败了。这时,我太太在墙壁的布告栏上,看到这家老人集中院是陈唐乡。这就是说,这里可能是父亲出生地,但一直没有任何线索,这使我们一半幸福,一半失望。
  我们内心有一个疑问,我们去的是潮州老人集中院,父亲留下的地址是潮安,那么潮州和潮安是不是同一地区?为了弄清这个问题,7月30日,我们去寻找潮安,虽然车走的路不一样,但又回到昨天潮州老人集中院,这证明潮州潮安是同一地区。

  8月1-2日我们去了汕头码头,这里建设得整齐美观,已成为游览胜地。可惜的是,这些父亲生前没有看到了。
  8月3日,林家兄弟和翁家兄弟带我们去家里喝家乡茶,留我们吃中饭,他们的好客,热心招待,让我们很感动。
  晚上大约9时,翁家兄弟来旅店谈话,在谈话中他建议我们求助于潮州电视台,播发寻亲启事。好意见,我们接受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电视台接见楼,与负责人见面,说明我们的来意。之后,我们又与电视台几位记者见面,表达了来意和心愿,并且说:明天下午1点钟我们就要去机场,4点飞机回印尼。记者告诉我们,他们将致力帮助寻找,不需要什么条件,不需要任何费用,他们乐意为侨胞服务。这是多么伟大的服务精神呀。
  他们让我们9点在潮州老人集中院集合,要进行电视采访对答节目。大约10点,当在一条小巷拍摄时,我的心情很激动,在老人集中院前,我叙述寻找父亲亲属的来意,和记者对答问话。大约12点结束,我们要请他们吃顿饭,感谢他们,但被谢绝了。

  晚上9点多,在旅店,房门被人激烈地敲打,有人喊道:找到了!
  打开门一看,是林家义弟和翁家兄弟兴奋的脸孔,站在门前,他们说:有陌生人自称是陈家的亲属,他们知道我大哥、二哥的名字。为了证明是否是我们的亲属,我们让他们来旅店相认,他们答应了。大约晚上10点,他们来了,我们都很兴奋。一共来了五个人,自我介绍后,才知道他们和我都是同辈分,而父亲一辈的人大多过世了。父亲有五兄弟三个妹妹,最小的妹妹,也就是我三姑,还活着,已95岁了。
  据他们说,陈绍贵弟弟当晚坐在电视机前,恰好孩子来家看老人家,听到电视广播寻人启事,恰好报上父亲的名字陈木祥。于是他们就立即打了电视里播出的林家兄弟的电话。最让我们不敢相信的是,他们还知道我大哥、二哥的名字,他们拿出一张破旧褪色的信封,寄信人的名字,是我二哥陈耀发的字迹,信件寄自:阿逸毛力,英得其利。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我们找到了父亲的家、亲戚及其后代。我们欢呼雀跃,当时那种幸福感,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我们互相拥抱,大家都流下眼泪。
  我在心里默祷:爸爸,孩儿回家了,终于完成您生前的心愿,您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兴奋得整夜不能睡,幸福笼罩着我们。

  8月5日一大早,他们就来接我们了,包括电视台新闻记者也随同采访。他们带我们去看爸爸的家,就在昨天的巷子里。想不到的是,爸爸简陋的房间还在,床和衣橱等也都还在,看着这一切,真令人心酸。
  随后,弟弟们带我们去见我三姑。见到三姑真如见到爸爸一样。我们兄弟和妹妹都拥抱姑姑,都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姑姑用潮州话说:欢喜就好。意思是,不要伤心,欢乐幸福就好了,别的不多说了。
  陈绍贵弟弟带我们到他的家喝家乡茶,并和记者叙述老一辈的往事,我对记者说:我回家了。我是潮州的一分子,你们接受我们吗?大家都笑了。
  由于时间关系,陈镇湘侄带我们去菜馆吃饭,很丰盛,我们吃得也很开心。接着他们就送我们去飞机场。几个小时的相聚,又要分手,大家依依不舍。但我们相信,会有再见的一天。下午4点钟,我们飞回来了——印度尼西亚。
  再见,爸爸的家乡——潮州。
            汉蒂 旦苏拉 于雅加达
 
                   ——原载2018年05月09日《国际日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