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先达人足迹 查看内容

永恒老友多峇湖环湖怀旧之旅侧记(上)

2018-5-12 01:20| 发布者: zjj| 查看: 42| 评论: 0|来自: 2018年05月11日]-- 国际日报 --

摘要: 永恒老友多峇湖环湖怀旧之旅侧记(上) 傅秀琴 2018年05月11日 《 国际日报》 永恒老友于2018年发出的第一声春雷是林兄极力推动的“多峇湖环湖怀旧之旅”。这次是1974年乘船环Samosir岛之旅后43年的怀旧环湖游 ...
              永恒老友多峇湖环湖怀旧之旅侧记(上)
                                                  傅秀琴

                   

  
      永恒老友于2018年发出的第一声春雷是林兄极力推动的“多峇湖环湖怀旧之旅”。这次是1974年乘船环Samosir岛之旅后43年的怀旧环湖游。因考虑到沿途餐宿、交通等难题,原计划只接受30名,但没多久的时间,人数已剧增爆满,几经更改,最后敲定51名。由此可见,大家是如何重视和支持这难得的怀旧之旅!林兄更为此特地前往实地考察,确保队友们能玩得安全又愉快。
  这次成员除来自棉兰、瓜拉新邦、巨港、椰城、新埠头的老队友外,还有来自泗水,名字令人好奇议论的蒋介立先生伉俪。国外有从新加坡专程而来的世范和丽卿,更有从美国风尘仆仆赶来的娜娜、銮銮和锦绣。热情的参与是 共同的行动 ;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难得的怀旧之旅,不单是怀念已逝的故友,重温昔日的欢乐,同时还要珍惜在岁月长河中播下的深厚友谊。
  
       当日凌晨时分各组准时集中,乍见久违的老友,招呼声此起彼落,划破了宁静的街道,晨起的鸟儿也好奇的从树梢探出头来望着这群可爱的老顽童。一阵忙乱过后,最后一辆面包车也姗姗来到,虽说延迟了一个多钟头,但队友们也能宽容的接受司机的解释而不多加指责。就这样,五辆面包车迎着朝阳开始了这次的怀旧之旅。
  车队经马达山时稍作休息,顺道拜会了依然风趣健谈的大莲老师。随后径奔诗玛岭而去。路经Sipisopiso瀑布区时大家都下车松动松动筋骨同时拍下可贵的集体照。几十年过去了,瀑布依然高挂,只是加建了一道围墙和瞭望台,漆上醒目的名字。这反而破坏了自然的景物,有些大煞风景。
  
       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是诗玛岭给我的第一印象。在这里,享用了无农药污染的蔬果汁和美味的午餐。是小符夫妇买了单。据说这里甚多奇花异草,更有能散发能量治百病的红杉树。只可惜逗留时间不长,只能走马看花的绕了一圈了事。听说,这几个山头是某私企所属,原本是要兴建成第二个云顶,后不知何因不果。也阴差阳错的造福了人群,为人间孕造了一片清净的景区。就因为耗资其鉅,自然非高收费不能回收和平衡收支。游客的付出也就是间接帮助了这个景点的长存。会合了从棉兰专车赶来的国磊夫妇就 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诗玛岭。虽意犹未尽,也可能为来日定点重游埋下伏笔。
  车队折往南方沿多峇湖的西部(道路)前往离海拔1752米的Pusuk Buhit,此顶峯据说是马达族的发源地,也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山。有关马达族的起源我们有些异议,想当然的认为:不论肤色轮廓、服饰、饮食乃至生活习惯都与中国云南省的少数民族有着极其相似的地方。但因没有历史的考证和依据,就只能是茶余酒后之谈罢了。
  走了约两个小时,车队就进入蜿延曲折的山路。六辆车首尾相连,徐徐前进。我们乘的B座车司机技术不错,人也很风趣,也懂得尊重和照顾老人。与其他座车不同的是:我们车上拥有三支拐杖,更有一支隶属于郑兄的私有拐杖,就是温柔善解人意的亚巧。博学多闻的伍兄是当然的组长,加上生活经验丰富的欧兄,是我们B座车的灵魂;家事国事天下事,文艺经济无所不谈。当年永恒队在活动时几个小头头的糗事;怎样为了省入门票而去爬后院的篱笆,为了能载多几个人而爬上车顶,真是抠得可爱抠得让人心痛,还抠得理所当然。往昔的回忆令人会心一笑,温馨又亲切。侃侃而谈的伍兄仿佛让我看到当年少不更事却意气风发的伙伴们。文静的温容和第一次参加我们活动的丽菲夫妇、彩蓉就是我们最忠实的听众。他们一定没有料到:眼前这些老态龙钟的队友当年是如何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又如何不可一世的把高山踩在脚下,让宽广的湖水驯服的任我们敖游。其他几辆车的情况虽不得其见,但肯定和我们一样,话匣子一打开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接近Pusuk Buhit时,由当地长老带领来到Aek Sipitu Dai,这里有七道山泉流出七种不同味道的泉水,不少队友都下去尝试,当然答案也莫衷一是。据说常有求封官进爵的显贵,求生意事业的平民百姓来此许顾,就连历任的总统也会来此一游。就像过去中国历代的新皇帝登基前,都要上泰山之巅祷天祭祀,祈求国泰民安,江山永固。如今七孔山泉的泉水成了当地妇孺灌沐洗濯所用。神秘感已是昨日黄花。
  离开七道山泉,山路越发盘旋崎岖,最后来到Pusuk Buhit的祭坛;砌上白色瓷砖的亭子有阶梯可拾级而上,黑色的供桌后竖着七个彩色泥塑,据说是马达族祖宗的兄弟和孩子,左右侧排列着众多武士随从,供桌上摆着简单的供品。亭外悬挂着红、白、黑三色旗幡,像佛教的七色旗幡一样,有着各自的意义。有说红色是天堂,白色是人间,黑色是地狱。也有的说是代表了母系氏族的社会基础,都各据一词。
  
      夕阳西下之际,我们来到游客 中 心 Gedung pusat informasi geopark kaldera Toba (多峇火山口地质公园信息中心),因已是休息的时间,只能望门与叹,不想,曾先后在两个地方担任过県长的W.S先生闻讯赶来,热情的邀大家入内参覌,并安排大家进演播厅入座,特别为我们播放了多峇湖的形成史,给大家增长了见识。当得知这个团是来自五湖四海时,兴奋的介绍了一位已安家落户于此的匈牙利地质学家给大家认识,还以馆长的身份希望我们回去后多多宣传,帮助政府推动当地的旅游事业,带动当地的经济,造福于民。林兄也即兴上台讲了话,全场很热烈的互动起来,临行时还意思意思了一份心意。当告别W.S先生时,太阳早己溜下山,车队只得亮起车灯,沿着盘旋陡峭的山道下去,我们坐在断后的车上向下望,景像很是壮观。回头只见W.S先生跑上一高处居高临下的把车队的雄姿摄下,永久存入档案,留下美谈。
  夜幕低垂时,终于来到住宿地Grand Dainang,旅馆建筑还很新,但服务人员缺乏又没有经验,己是疲惫的身心还需久候在露天下,吸着呛鼻的硫磺味,大伙还算是蛮有耐心的等着,放下行李,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不需太多的吩咐,已陆续进入泳池边的餐厅。酒足饭饱后各自回房,一宿无话。
  
     次晨,一些早起的队友已各自活动四处猎影。刘兄是摄影高手,早已把多峇湖美丽的日出捕进永恒。经过一夜的休整,大家又精神抖擞的准备启程。可吴姐因有些不适想退出旅程,经大家的鼓励相劝,林兄又特别安排他与郑兄夫妇同车,坐得宽舒适些。事情得以圆满解决,着实令人欢喜。也很愧疚不够关心老友,疏忽了她的健康状况。可是,这里一波方平那里一波又起,不知是否受寒还是休息不足,外表健朗的符姐,起身后又晕又恶心。顿时,按摩的,给药的,拿吃的。一阵忙乱之后,大家安然上路。
  在地图上可看到 ,南北长90公里,寛30公里的世界第四大湖中间的Samosir岛与苏岛最近的距离就在Pangururan,仅一水之隔,当年的环岛游就是乘船从这里穿过。可如今因湖水水位的降低己不复可行。据说当局有意重新挖掘疏通,那乘船环岛游就指日可待了。但愿大家都健健康康,来年再来一次轻松的环岛游。永恒的成员都是七老八十的夕阳红,组这样的旅行团是要担当一定的风险和需要一定的勇气的。可林兄为了能让好友相聚一起游玩,总是不畏艰辛充当领头羊,带领着这班铁哥们南征北战。这次和升辉是兄弟兵上阵,勇敢的负起这怀旧之旅。其弟不输乃兄之大将风度,指挥若定。一路上无论粗细大小,都安排的挺妥当。身经百战的队友也能配合无间。二林,辛苦了!老友们,辛苦了!
  
      第二天的行程不似前天的紧迫,Tele瞭望塔是昨天路过不作停留的观景点,登塔要付费,队员都有自知之明不作登塔想。稍事休息,取景拍照后就登车往Tarutung方向行进。已在试飞阶段的Bandara Silangit机场就建在这附近,佐科维总统曾为了推动这地区的旅游业而亲临此地。机场规模不大,周围倘有供发展的空间。离机场不远就有一处占地颇广的 Sipinsur公园,设备已趋完善,绿荫成林。湖边艳阳高照,有凉亭供人休憩覌看,计划兴建多峇湖西部另外一个旅游景点Sibandang岛。在这里我们品尝到升辉的友族朋友泡制的香甜咖啡。原本计划午餐将是干粮配马肉,没想到,领队还经当地警分区警长介绍Dolok Sanggul附近湖畔浮动餐厅,能有汤有菜有鱼的解决这一餐。餐后,还能尝到小符搜来的榴莲。好这口的真是乐开了花,像我们这些又爱又怕的只能浅尝即止,不敢造次。餐后还在Bakkara的Janji瀑布停留,因要走一段阶梯,有些人就索性不上去了,尽管瀑布下有很多负离子,但保护好双膝也是刻不容缓的责任。
  Tarutung是一个夜晚常下雨又气温较低的城镇。听说这里曾有一座犹如雪山的白色山丘。欧兄说发生地震过后为安全着想,现已被围起来不供游覌,他回忆起当年穿上寒衣在假雪山摆波士拍照哄人的轶事。入住的酒店差强人意,卫生条件达不到标准。部份队友抓紧晚餐前的时间冒雨到附近的浴场泡温泉。老区也跃跃欲试,不落人后。难得他兴致这么高,只好奉陪到底。回到旅馆时聊起,方知道此温泉的矿盐可媲美闻名的死海,当地人说是air soda对健康颇有益处。刚才不想去的队友只能自叹惋惜不已。
  
      是晚的晚餐在一间华人开的餐馆,林兄还特地请了乐队助兴,颇具民族特色和一定的水平,欧兄兴致勃勃的上台唱了几首马达歌,还是经典的旧曲。除了听过他在学校时的课间唱,这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前听到他引吭高歌,姜还是老的辣!一时气氛高涨,林兄也忘了咽痛声嘶,放开喉咙唱了起来。一首又一首的马达歌在餐厅回旋。队友们也纷纷随着乐声翩翩起舞。最后连车队的司机也加入欢乐的舞动中。老区也忘情的和着音乐在桌上敲着拍子。年青时的欢乐时光又回到身边。在细雨中大家尽兴而归。躺在床上,热情奔放的马达音乐彷佛还在耳边萦绕,伴我入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