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书架 查看内容

《关于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雅加达办事处的点滴回忆》

2018-6-23 00:56| 发布者: zjj| 查看: 211| 评论: 0|原作者: 张泰永

摘要: 关于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雅加达办事处的点滴回忆 张泰永 作者注: 笔者应足印出版社要求写的纪念马来亚人民抗英战争70周年的文稿:《关于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雅加达办事处的点滴回忆》,仅供大家参考并指正! ...
      关于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雅加达办事处的点滴回忆
                                                  张泰永
   
     作者注: 笔者应足印出版社要求写的纪念马来亚人民抗英战争70周年的文稿:《关于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雅加达办事处的点滴回忆》,仅供大家参考并指正!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国际形势,用毛主席“五洲震荡风雷激,四海翻腾云水怒”这一名句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在这一形势下,1965年初,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以下简称解盟)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成立办事处,年中,又在印尼共和国首都雅加达成立了办事处。这一举措,在马来亚人民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反殖争取民族独立斗争史上,无疑是深具国际意义和历史意义的一件事,也是顺乎这一时代形势发展和潮流的一件事。
     
      笔者当年身在雅加达,虽未直接参与其事,但由于跟被马共中央任命为解盟副团长的余柱业关系密切,故对解盟雅加达办事处的成立经过以及随后遭到封闭的事件,多少有点了解。简述于下:
      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在其成立宣言中明确指出,解盟是马共中央领导下的统战组织,其宗旨是为了团结居住在海外的众多马来亚侨民,扩大马来亚人民武装斗争的影响,以争取更广泛的国际支持和援助。
      解盟雅加达办事处的正式成员有:由北京远道而来的伊布拉欣‧莫哈默(Ibrahim Mohamed)和珊西亚‧法姬(Shamsiah Fakeh)夫妇、原来流亡印尼的余柱业以及长期来在印尼马侨中活动的阿都拉‧苏丁(Abdullah Sudin)。根据中央决定,伊布拉欣为团长,余柱业为副团长,阿都拉‧苏丁为秘书,珊西亚-法姬为团员。他们四人都是解盟的中央委员。
      解盟雅加达办事处是于1965年6月2日举行记者招待会后宣布经印尼政府同意自即日起正式成立的。出席招待会的有印尼主要媒体,包括安打拉国家通讯社和各大报章的记者,以及柬埔寨驻印尼使馆代表。
      解盟成立后,积极展开活动,于6月20日晚举行了隆重纪念抗英武装斗争17周年大会。会上印尼著名的欢乐歌舞团成员演唱了多首马来亚和印尼的革命歌曲致庆,气氛热烈,印尼民族阵线代表上台致词,时任印尼第二副总理雷蒙纳发来贺信,印共主席艾迪在大会结束前上台与伊布拉欣团长握手道贺,令整个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
 
     1965年7月21日,解盟举行了庆祝成立宴会,到会的印尼各界佳宾如云,有时任印尼第三副总理哈鲁沙勒,有空军司令达马和夫人乌塔米-苏里雅达马(Utami Suryadarma)达马及夫人苏莉娅达马,印共第一副主席鲁克曼及夫人,以及雅加达主要进步组织代表。会上,伊布拉欣团长致词,对印尼政府和印尼各界人士及进步组织的支持表示崇高谢意。哈鲁沙勒也上台致词,祝贺解盟的成立。据说,当年的著名反共将领纳苏迪安也曾来函表示未能出席。
     1965年9月29日,解盟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力,还与旅印马来亚青年协会以及旅印马来亚独立运动联合组成一个名为争取马来亚真正独立合作机构,并为此举行了庆祝晚餐会,出席的有总统办公室部长黄祖达。
      此外,解盟在正式成立前后的短短几个月内,除了出版名为《祖国》(Tanah Air)机关刊物加强宣传以及接待来自马来亚各个地下组织的代表和人士之外,代表团成员还在印尼进步组织的协助、安排和资助下,以马来亚代表的名义出席了几次重要国际会议:
       一是在雅加达召开的反对外国军事基地会议,苏加诺总统出席致词,与各国代表见面握手,伊布拉欣团长向苏加诺总统转达了马来亚人民的问候;
       二是伊布拉欣和余柱业正副团长一起出席于1965年5月在加纳韦内坡举行的亚非人民团结会议;
       三是余柱业出席于1965年6月在赫尔辛基召开的世界和平理事会会议。据了解,老余在出席这些国际活动途中,也曾顺道在莫斯科参观访问,并拜谒了红场上的列宁墓;
       四是阿都拉‧苏丁和珊西亚‧法姬出席于1965年8月日本东京举行的第11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会议。
 
       正当解盟的工作和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9月30日深夜印尼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9-30运动,随后局势逆转,印尼的革命运动遭到以苏哈多为首的右派将领的镇压,解盟作为一个外国进步组织也被波及。就在1965年11月17日深夜,解盟办事处四名成员都遭到逮捕、关押和审问,办事处房子和物品(包括一辆吉普车)被霸占,只允许家属余柱业夫人曾爱善以及阿都拉-苏丁夫人苏必继续住在里面一间小房间。
       代表团成员被关押期间,受尽虐待和恐吓,印尼右派军人开头还给他们粗糙的饭食,随后就要他们的家属不顾舟车劳顿,每天送饭食。幸好有两位家属夫人不怕白色恐怖威胁,无畏无惧,不但每天坚持送饭和送药,鼓舞了被关押的亲人的斗志,而且使亲人们在牢中的日子稍为好过。
       解盟雅加达办事处被封闭和霸占,代表团成员全都被捕和关押的消息,引起各方的震惊和密切关注,马共中央驻北京海外代表团接到消息后,也一直努力展开营救工作。据中国《人民日报》报道,解盟驻中国代表团也曾于1966年5月7日发表新闻公报,呼吁亚非拉各国进步组织一起,要求印尼右派当局立即释放解盟被捕成员。
 
       1966年11月8日,也就是在代表团被关押了近一年后,在家属夫人曾爱善(当时她还带着两个小女孩,其中一个约仅1岁)和苏必妈妈的四处奔波下,在越南、中国和柬埔寨驻印尼使馆积极努力营救下,在广泛国际组织的大力声援下,终于迫使印尼右派军人同意把被关押的全部代表团成员连同家属孩子遣送出境的安排。
       他们先是被接到越南大使馆留宿了约十天,之后,离开印尼的日子到来时,据珊西亚-法姬回忆:“启程那一天,越南大使范宾(音译)亲自送我们到机场。在机场送行的还有柬埔寨驻印尼大使馆官员。我们乘捷克飞机飞往金边。……”在抵达金边的当天下午,根据越中两方商定,他们接着乘中国民航机飞往广州,最后于1966年12月底平安抵达北京。
       因为这样,马来亚民族解放同盟雅加达办事处结束了自己的使命而宣告解散。当年,马来亚人民和印尼以及中越柬人民在反帝反殖共同斗争中所结成的战斗友谊事迹,也因此为我们后辈留下了一段值得永远回味的佳话!!
       注:据资料,老余还出席了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举行的亚非会议的外围活动。
    
      ——写于2018年4月25日,修改于2018年5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