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查看内容

人在旅途:嶺士島之旅

2019-1-21 15:17| 发布者: zjj| 查看: 140| 评论: 0|原作者: 椰加達 陳武炎|来自: 《先华校友通讯》28期

摘要: 人在旅途 嶺 士 島 之 旅 椰加達 陳武炎 清明節——這個意義重大,延續至今已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老節日,還在華夏子孫中傳承。如今雖然沒有古人清明節踏青懷舊深沉的情懷,可也不失在節日裡對先 ...
 人在旅途                           
                                嶺  士  島  之  旅 
                                                  椰加達 陳武炎

    

   
       清明節——這個意義重大,延續至今已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老節日,還在華夏子孫中傳承。如今雖然沒有古人清明節踏青懷舊深沉的情懷,可也不失在節日裡對先人們的懷念,也借此良機旅遊一番,回鄉探親,故地重游。這次回去祭祖適逢太太他們高三組五十五週年紀念,我有緣參加了到嶺士島旅遊慶祝之旅,實為榮幸。
     四月一日,由棉蘭回先達。今晚高三組骨幹領導之一的邢福山同學假先達南京街實武牙餐廳宴請高三組旅嶺士島同學聚餐。他因業務抽不開身而不能隨團旅行,只好先在此宴請大家以慰懷念,聊表歉意。此等謙謙君子以同學情為重的作風實為難得。是晚三十多位同學齊聚一堂,有說有笑,毫無拘束⋯暖爐儘量加料,啤酒儘管斟滿,個個酒足菜剩,腸肥臉紅皆大歡喜。在晚安聲中大家踏上歸途,留點精力以備明日掃墓祭祖以盡孝心。福山同學你的隆情高誼,我在此致以萬分的謝意!
   
      四月四日,期待的日子終於來臨了。中午大家都陸陸續續的集中到棉蘭瓜拉納姆機場。十二點全團三十六位同學都到齊開始寄運行李。嶺士島機場小,只能供 ATR 小型飛機起落。過去我們要到嶺士島只能由實武牙港口坐小貨輪,航程要十多個小時,如今有飛機可以由棉蘭直飛島上,只需一個小時。中午兩點飛機起飛,這種七十多坐位雙螺旋槳飛機飛的高度有限,天氣晴朗,地面景物可一覽無余。五十五分鍾後,我們在 Gunung Sitoli Binaka 機場著陸,機場離市區廿公里。我們步入機場客廳等候行李。沒一會功夫,行李就在傳送帶上運轉。各人認領了行李步出客廳,兩步之遙的停車塲上一字排開了七部 Avanza 汽車,這是高三組大阿哥租來以供我們在島上旅行時用的交通工具,但得自己開車。沒事!高三組有的是駕駛人才。我很幸運被分配在由碧全夫婦負責開車的組裡。謝謝大阿哥!
     嶺士島 Pulau Nias 土語稱 Tano Niha 座落在蘇門答臘島蘇北省的西部,轄屬蘇北省的一個縣,縣府 Gunung Sitoli。2015年現總統把它規劃成落後地區,劃分成四個縣以便容易發展建設,改善經濟、民生。島內有獨特的語言,他們的民族 Ono Niha 是印尼五大原住民之一的 Suku Nias。語言和 Batak Toba 有一點點的相似,數字從一到十發音相同,十一開始讀音完全就不一樣了,這獨特的語言稱之為 Bahasa Batak Nias。全島面積有五千一百多平方公里(不包含外圍的小島)人口不到八十萬。人種基因更接近台灣和菲律賓,難怪島上出外幫傭的年輕男女皮膚白晰臉容也似華人。
     我們提了行李,上了分配好的車。七輛車列隊浩浩蕩蕩的向島的南端 Teluk Dalam 開行。公路沿海而建,一路可欣賞沿途海灣美景,真是爽心悅目。公路路面複雜,不是士敏路也不是瀝青路,東補一段,西疊一塊車速有限。在車隊前頭領路的是大阿哥的朋友。此人義氣豪邁有如大阿哥,都叫他 Ko Akiong 充當了我們的導遊,他通曉五國語言,講嶺士島馬達話流利通暢。在一次閒談中我問他是否在經營旅行社,答案是否定的。現在他本身是牧師,他告訴我島上居民九成是信奉基督教的。天主教、回教、佛教合起來最多就是一成而已。他打著緊急燈在前頭領路,對面開過來的車都會停下讓路,好威風啊!這裡一切還待開發,岳飛詩裡:八千里路雲和月。我們這裡是八十公里路寂寥寥,全程遇到的車輛不足廿輛。
     走了半程,車隊在路邊的一間飲食點歇腳,要「唱歌」的就唱,要加水的就加。天開始暗下來了,為了趕時間,我們的大阿哥原來也是本地的土地公,當領路車車胎癟了,他就馬上能替代導遊在前領路。
     八時左右,車隊進入了Teluk Dalam 唯一的加油站加油,一下車大家都忙著在找公廁,尤其是那些剛才在半途上歇息時喝了嫩椰水的。Yonnas 旅館的經理找來了,他左等右等都等不到我們的到來,怕我們「迷路」了,大概是怕我們投錯了「旅館」吧!
分配好住房,大家都到餐廳用餐,才知道這裡的人除了飯不加鹽外,所有的菜餚都是加了雙倍的鹽。咸是咸了點,但大家對龍蝦還是特別欣嘗的。聽說今晚的龍蝦是大阿哥在這裡的弟弟孝敬哥嫂的,我們也托福了。

     旅館設備陳舊,缺少維修,浴室內地磚灰暗,洒頭洒不出水,得用水裝桶淋浴,水勺又是裂的,再檢查裝水用的桶,桶壁黏乎乎的,實在噁心。水喉還好水量也大,索性在水龍頭下扎下四平馬步讓水當頭淋個痛快,很舒服的你們不妨也試試看。更沒料到的是晚上熄了兩回電,好多同學都是在睡夢中被熱醒的。
     早餐後,我們去參觀跳石表演,我們一家三口還是上了碧全夫婦駕駛的汽車。車手還是他美麗能幹的太太麗娜。我們一家真幸運,能坐上美女司機的車旅行⋯,達煥接口說:「對對對!除了麗娜,家烈的太太雲彬、振強的太太雪英、偉奇的太太美蘭,哪一個不是女強人,哪一個不是美女司機⋯」達煥還沒嘮叨完,導遊要大家上車到太陽城去看跳石表演。
     這南方的路損壞,失修得更嚴重。嶺士島2004年12月26日發生了空前的地震和海嘯,又在2005年3月迎來了一次更強烈的地震,傷亡人數比第一次的百多人增加了五倍,山體多處滑坡,很多路段被扭裂陷塌,全島的建築物體無完膚,有幾個小鎮幾乎完全消失。道路直到十多年後的今天都沒修好,慘重可想而知。
     太陽城到了,名叫 Bawomataluo,這名字就是難唸,城建在四公尺高的半山上,四圍開闊沒有城牆圍城,得爬八十六級特陡兩旁沒有護欄寬有四公尺的石階上去。城中央是一條有三十公尺,長約一公里的四方石塊路鋪的相當平整,兩旁建了格式一律,傳統的高腳屋。在較中部有間較大比較有排場的大屋說是村王居住的王屋。這一村落就叫 Kampung Lompat Batu。大阿哥付了參觀費五萬盾,讓我們進去參觀,居然是高腳屋,我們就得上一層。招待員指著一個五六十歲坐在通風口旁的說他就是「村王」。普普通通的服式,也沒有王者的氣勢⋯,我想已經到了廿一世紀的今天,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寬闊的屋裏設有廚房、飯廳,還有整排的板床。有個婦女在用 Singer 牌的針車在車花以作為嶺士島的特色風格 Kebaya 的衣料,導遊來叫我們下去,跳石表演將開始。
     道路中偏左石塊疊起了約有二公尺高的石墩。石墩後五個穿著當地民族服裝的運動員在20公尺外準備。我們就在另一邊圍觀,一聲令下一個個就往前衝,利用墩前半公尺高的小石墩作為跳板,發力一蹬,人就飛越了兩公尺高x80公分厚的石墩。招徠生意的當地人就喊 「Ya'Ahok!」我奇怪極就問他們。他說我們當然要 Ahok 勝選,如果他敗了,我們會很辛苦的。真是英明其所以然,原來小販欺我老人家耳聾,開了我的玩笑。其實他們喊的是「Ya'ahowu」就是 Horas 的意思,是給演員們加油。

     看完表演,從太陽城下來要經過那八十六級石階梯才知那莫是一件「苦」差事,有的同學是連手都用上,彎著腰爬下來的,身強力壯的大阿哥,牽引著一群的女同學一步一步走下來,好樣的!導遊說看了跳石表演一定得去看海,遊海灘。舉世聞名的 Sorake 海灘就展示在我們的面前。這裡的海浪大,通常都有兩公尺高。到六七月海浪可高達八公尺,是衝浪運動健兒們的天堂,國際衝浪競賽經常在這裡舉行。可惜在經過天災後,海邊的白沙被刮得不見蹤影,剩下近岸一片黑凸凸的岩礁。我們只能看到他們在六七十公尺的遠海滑浪。
     海闊天空、波濤洶湧,層層的白浪由遠而近,衝浪者伏在滑板上迎著奔騰而來的波濤突然在板上站起來由波峰帶著他們衝呀滑的直到海浪勢盡他們才滾落到海裡,又開始伏在滑板上划向外海去迎接另一個迎頭而來的大浪。幹勁十足,精神可嘉。我們一面在欣賞健兒們衝浪,一面喝著嫩椰水。重明同學就告訴大家喝椰水得加點砂糖要不然晚上睡覺會抽腳筋。一言提醒了好幾個老同學,他們昨晚抽筋原來是椰水在作怪。
     中午我們在這裡吃中飯,有蝦有烤魚,味道鮮美,鹹甜適中。生活經驗豐富的重明偷偷來告訴我,我們同學不會欣賞魚。我問他何以見的!他說:「你看七、八盤裡剩下的就是魚肚子部分,其實魚肚是最好吃的!」好厲害!這位老食客就是懂得食之道。兩個漁夫提著兩袋的龍蝦來兜售,大阿哥將兩大袋活鮮鮮的龍蝦都買下來,他說今晚晚餐一定要大家吃個痛快。
     我們離開 Sorake 海灘而轉到 Lagundri 海灘,這也是嶺士島五大美麗海灘之一,它面對太平洋,擁有潔白的沙灘,兩次天災沒給這裡造成多大的損壞。白沙依舊在,椰樹任風擺。到了六七月它也有超過六公尺的大浪,也是衝浪健兒們的天堂。我們落腳的大 warung 周圍都是一片椰林,都傾向海面彎曲,把海灣、藍天、白雲點綴得無比的親和嫵媚,身處其中倍感親切,使大家流連忘返直到落夜。大家三三兩兩都有談天的對象,累了就在椅上打瞌睡。招待員送來了嫩椰,大家都知道了喝椰水的秘密,故照喝無誤。好幾位男同學成群結隊下海去了,他們站在齊腰深的海裡小聲的講卻大聲的笑,不知悶葫蘆裡賣什麼藥。幾個女同學也不甘落後,穿著齊膝的短褲也在海邊的細白沙灘上悠然自得的漫步淌水。更想不到的是低調老實的家發一個人靜悄悄的躺在淺灘上任海浪把身體往返的沖刷。這裡岸上也鬧做一團了。達煥花了兩百千才買的一雙新鞋,卻在一覺醒來時不翼而飛,他認定死黨漢川收藏,趁漢川不注意,便將漢川的手機沒收放進背包裡,要挟漢川還回鞋子,你拉我扯的鬧得不可開交,大家鼓噪看熱鬧。結果還是大阿哥嫂出來說了公道話,一場喜鬧劇才宣告結束。這是否是在重溫校園生活的一幕?有沒有看到學生時代的影子?
     
     黃昏我們盼望的晚霞開始浮現,西海盡頭的一片烏雲把我們這裡的三十六對眼睛蒙蔽,金烏西墜我們只好嘆息無福。大阿哥說:「沒事!等我們到了 Gunung Sitoli 的旅館看日出不看日落了!」
     晚餐開始了,排在廳外的長桌兩頭插有五顏六色的遮陽傘,桌面上擺滿了七彩繽紛的食物,引得大家食指大動。大阿哥宣佈龍蝦晚餐開始。他說昨晚吃得不夠,現在大家可以盡量的享用,能吃多少就吃!哇哇哇!不得了。不知大家有沒有帶降膽固醇的藥。
八點左右我們回到了旅館,玩了整天站好馬步沖好了涼,本打算好好睡個甜蜜覺,但夜裡斷斷續續熄了五次電。Teluk Dalam 呀!你要振興旅遊業還得加把勁啊!
     今天我們要到首府 Gunung Sitoli ,一路北走,還是那條崎嶇不平的公路。下午兩點多,我們才進入 Gunung Sitoli 的 Umbu Kaliki 旅館。因房間不多,整間就被高三組租了下來,好不威風哪!館前方對著大海,視野開闊,設有游泳池,那裡有餐廳、小食部。安頓好大家,帶頭鳥大阿哥要出去買 Dodol Durian ,問要買的可以跟,有四輛車跟著出。這裡的 Dodol 和我們蘇北的 Dodol 不同,這裡的較白叫 Lempos,榴槤味十足。再有 Pancake 。它是百分之百榴槤肉,用層薄薄的粿皮包成方塊,得放冰箱保存。店主人身材高大如姚明名 Djuniato,無巧不成書連臉孔也像極姚明。和我一見如故,我們還拍了照。真是結緣千里外,人生何處不相逢。
     在四周開闊的海邊餐廳用餐是真正的享受,沒有束縛感更不會有壓力感。環境清幽,雖然沒有冷氣風扇,但習習的晚風裡沒有蒼蠅,沒有蚊子,給你安寧舒適。飯後海邊漫步,輕輕的海風撫面而過,耳裡迴響著陣陣微波拍岸,數著天上繁星點點,遙視遠海漁火耿耿⋯哇哈哈,人生難得幾回有。
     
     一夜好覺。醒來梳洗完畢走出房門,到海邊去看日出。好多同學都起來了,有的在散步,有的在做早操。達煥在做「滾身操」已把身體扭的大汗淋灕。瑞達和太太手牽手在海邊漫步,還有幾個起早的男同學,就是不運動坐在椅子上想心思等日出⋯天上已泛魚肚白,海的盡頭還是烏雲一片,不見金光。時間是六點了,看來我們看日出的希望將成泡影。沒事! 還有明天。
     今天我們參觀了設在這裡名為「Museum Pusaka Nias」博物館,是全島唯一的。1972年,由一個天主教的神父約翰尼斯——Pastor Johannes 開始籌劃創建,直到今天館內的展物收集到了三千多件,都是有關本島古董,本島最原始的建築體構。館園相當廣闊,附設有動物園,在這小型的動物園裡偶然給我看到了有趣的一幕:魚池裡平常我們難得一見的劍魚在追逐一群小魚,小魚靈活任斬不著,劍魚累了停了下來,小魚也安靜了下來。突然劍魚閃電般的往前一刺,一隻鬆懈了的小魚就作了它的午餐,卻速則不達,謀定而後動,百發就百中。
     時已過午,我們準備離開博物館,管理員在送別我們到園門就敲響了皮鼓,一個著民族服裝的少女跳起了土風舞,藝術愛好的達煥第一個下場去和少女共舞,當然高三組的文藝人才比比皆是。豐才、碧全、月雲、碧月、雪英、金綢、芝慧、秀菊都是先華和新民劇藝社的主要演員。為了讓氣氛更熱鬧,更融洽和友好,以示對當地文化的認同和尊重都紛紛下場,這帶動了我們這些不懂跳舞的也蠢蠢欲動,恨不得也能下場去湊熱鬧,可惜場地有限,無奈大家肚裡也開始在敲響警鐘,只好揮手道別,後會有期。
   
      今晚是最後一晚了,在這美好的夜色裡照樣是習習的海風和點點的星空,遠處的漁舟今晚來到了近海作業,漁舟在海面上穿梭,幾艘較大的船上掛滿了強光燈由遠而近、由左至右、往返來回。聽說這樣設備的漁船是在誘捕跳魚和八爪魚,它們遇到強光就會往高處跳,飛蛾撲火,魚也會跳高。
     早上大家又起個早就是要看日出,可惜又和昨天一樣緣堅一面,這次旅行和日落日出沒點緣分。可這次是一次意義重大之旅,不平凡之旅,它讓我們有機會直接去接觸到偏僻落後地區的人文歷史,風土人情。這次旅行顯現了高三組齊聚的潛力。經歷了這五天的集體生活,更加深了彼此的同學情。七輛車組成的車隊平安無事的走了二百多公里,這都得歸功於高三組骨幹領導們的深謀遠慮、未雨綢繆;他們有不知道疲勞的大阿哥——大阿哥是誰?不言可喻黃之謙也,幕後不露臉的主席團家烈、振強、重明等。有從開始到結束沒一句怨言且技術一流美麗漂亮的司機駕駛團隊,更有全程積極協助的好助手:秀菊、豐才、漢川⋯有如此強大的組織陣容,高三組天下何處走不得?這次大家玩得高興,臨別依依都值得我們去回味。大家興沖沖的出門,高高興興、平平安安的回來,該是多麼的美好,多麼的完善!謝謝了!高三組的全體同學!
                    2017年5月11日 椰加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