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心情随笔 查看内容

百 香 初 艳

2019-3-31 11: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 评论: 0|原作者: 沈华英

摘要: 今夜,挥落数日来沉积的

    今夜,挥落数日来沉积的怠倦,特意翻阅那本赠书。抚着扉页上的赠言逐字唸着,由里而外遍至全身的感应,是一种近乎感人的悸动。仿佛是生命中上苍额外的恩赐,使人清楚地承接这种相知的幸福。也像是历经漫长岁月折腾的知交,相见时彼此真诚关怀,细心观察对方,然后又放心地挥手告别。正因洞悉大化里一聚一散有如眼前
花开花谢、月圆月缺的时序不变,又何必策划下一度的见面?深悟自己或已成为对方记忆中存在,生命中曾经相惜的一名过客,就在夕霞中让几份深重的情谊再填上一抹柔彩吧。
    你我相识在海岛上的花都,短发牛仔裤和球鞋迸出你一身的洒脱光鲜。诚挚的个性,丰实的言谈,广面的知识,入微的观察,深层的思维使我铭记。是哪根心弦的牵颤,也引起你对我的在意。此后,餐桌上或会堂里,总有你特意为我留下身旁的座位,而我亦然。
    那个早晨,你掏出塑袋里的水果,说是那日正好见到这百香果便买了下来,如今大家分尝。小可取了一颗,而我在你盛情下谢却了。这常年都有的水果,此刻岂可与远来的客人争尝?当时你还建议,就你、我和小可三人各写一篇百香果如何?
    从不知道那如此熟悉,皮色不甚干净,浑圆橘黄色水果是闻名已久的百香果。表皮看似硬壳,却轻易便能掰开,里头白絮般轻柔的夹层,小心地护着薄膜包裹的一团莹洁透亮,包藏无数黑色小核,汁白清甜。吃时连同黑核嚼咬,发出一种动听的亮脆声。小时候的我,吃时总是一吸气,一大片甜甜凉凉滑流下喉管,十分干脆利落,却不知添了肠胃不少的负荷。此刻因你,竟对这百香果仔细观察起来。
    数日相聚,感觉意犹未尽,你希望与我共室,深夜亦能灯下畅谈,深悟稍纵即逝的将是生命中无可取代的“过往”,而相知的机缘总该分分秒秒珍惜的。
    我们心折於此中举办者感人的无私,坚定的毅力。此间过程是无法细数个人所付出的辛劳或得失,只能聚众精心耗力地筹策,如何串连起万里迢遥同铸华夏文艺圈圈环节。在过去三份之一世纪的灰暗中,若无一腔对根的文化执着而倾尽丹心的热诚,何来今日此熠熠文采盛会?你说在你的国家是绝无此能,非但无法放下工作业务,更遑论为此能筹足一笔不菲经费·····一时相对默然无语,萌生的敬意和感动在彼此心中缓缓纵横流梭。
    千百年来断断续续的血腥浩劫,被瓜分蚕食的沉痛,也难於割切这支源起北方广散至五湖四海汨汨不息的网流心河·····
    几回进入你的客房,总是那么整洁,仿佛这一刻你刚迁入,只多了一只皮箱而已。你解释曾受过军训,而我闻言更无法把临别前一晚你台上一曲“不了情”。声质之柔美,情之真,意之切,缓流着撼心的凄情,哀思的旋律,听者无不动容赞叹。而我更被震慑,一时难于将爽朗形象和那幽怨音韵衔接。
    余音撩拨起尘封得几乎被遗忘的青涩华年···高我两班,写过无数封信,爱在绘制的彩笺上题诗,还在我上学经过的巷子里突然出现,收音机节目中为我点唱这首歌的男孩。当年不懂护着别人的自尊,看完转交的信后总是撕个粉粹一封不留,万没想
到有一回,他竟然躲在石柱后观察阅后反应,当众的一撕把赤心彻底重创成碎片,我虽无意伤他,着实也为自己失礼的行为愧疚不已。此时,在如泣如诉的哀韵中,对当年的男孩重浮起一份挚诚的歉意。
    离别当天果园的午餐别具风味。林间清风牵引起心灵的舒畅,加上供应不绝的家乡菜肴缤纷鲜果,园主好客,众人尽欢,大快朵颐后的我们同步入园林寻找一片恬逸,清寂中自有笑语和天籁唱和。随后一头银发儒雅诗人也来分享一份悠适。且让相机框起这一刻欢颜长驻,未来岁月还有笑痕可寻。
    林诗人想必讶异你对植物认识不浅,似不经意地问是学哪一门的?你我语速一致同声回答:“什么都学!”心意相通竟然至此,不禁相顾大笑,畅怀的笑声在林中回荡不散,抖落了笑得乱颤抓不牢枝桠而堕泥的树叶片片···若世间哀乐皆有定数可循,这一刻是否已奢侈地预支愉欣终是不悔。
    饯别晚宴,先抵餐馆的你依然留下身旁座位。同桌的尚有劳苦功高,令人敬重,才貌登对的香港作家伉俪,忙得无法坐下好好吃一顿饭的谦和主席,及数位国外学者。我左旁是娇小白皙年轻貌美的海外学者(暂称“天”),还有澳洲的青年博士(且呼“地”)。“天”“地”畅论,“天”突然转头问我:“如何辨别语中真伪?”答曰:“只需他饮尽桌上这瓶红酒,自会吐真言。”“地”也伸过头来问:“男女友情可会天长地久?” 我正容回答:“当然!”“地”颇得意地笑了。
    这“天”“地”古今纵谈,竟忘了果腹,需得频频提醒。于是,大碗甜品红艳艳地眼前诱惑招惹着,偏都是目不斜视,我不禁一叹:“请暂停地久天长,来碗香甜红豆如何?”右旁的你听不清笑的原因,重述又是一阵笑。起身离去前,你抹抹嘴调皮地斜睨仍畅谈不已的“天”“地”,一本正经地宣布:“请继续你们的天长地久吧····!”至今忆起,人物动态鲜明,总是会心莞尔。
    此时不觉翻至那篇《酿酒的理由》,今夜的我,又怎能不为你我之交情而倾注一杯?放下书,把好邻居亲手酿制送我的甜米酒斟上,一并猜想她在酿制的那段时日,心情当有如作者的殷殷期待着那酒色的初艳吧?此刻,乍见殷红芳醇竟能酝酿出缕香
 
不绝的友情来,不能不引以为奇。一碟花生,一书在手,遐想中,你我举杯共饮,默默为对方祈福。即使不见面,以心交意,以真代诚,刹那即是红尘中不变的永恒,无碍天地岁月忘情流逝。
     轻轻告诉你:“一怀积愫,一句誓语,也能跨越生死创痛的牵挂,化世间残缺为高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