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查看内容

萧疏鬓已斑 欢笑情如旧——天津之旅带来的愉悦

2018-11-3 00:52| 发布者: zjj| 查看: 91| 评论: 0|原作者: 黄书海|来自: 《先达通讯》182期

摘要: 萧疏鬓已斑 欢笑情如旧 ——天津之旅带来的愉悦 黄书海 2018年9月19日,我们一家四口(我和老伴瑞玲、儿子黄革、黄征),一早开着自驾车奔赴天津,这是一次很惬意、令人难忘的旅行。 ... ... ...
              萧疏鬓已斑  欢笑情如旧
                       ——天津之旅带来的愉悦
                                         黄书海
 

 

 

 

 

 

      2018年9月19日,我们一家四口(我和老伴瑞玲、儿子黄革、黄征),一早开着自驾车奔赴天津,这是一次很惬意、令人难忘的旅行。

     其实,天津我去过多次。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为接待印尼议会代表团,第一次踏上天津的土地,品尝了海河蟹,那鲜美的蟹黄至今难忘;八十年代,我曾陪同以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总干事、著名学者宦乡为团长、原外交部副部长浦寿昌为副团长的学术代表团参加天津南开大学召开的国际问题研讨会。

       九十年代,北京先达校友会成立以后,我们和天津先达校友的交往更为频密。我们先后曾陪同陈宏伟、邓新荷、陈斯刚、林香玲、林克胜、庄兰仙、张爱玲、林淑明、李秀兰、张福英、张耀东、尤嫦娥等访问天津。
特别是2006年10月20日,北京先达校友会应天津印尼苏北校友会邀请,派出八名代表,参加该会成立15周年庆典活动。
       当天,在张巧端会长率领下,雄风、珠莲、国庆、清香、铁生、瑞玲和我,兴高采烈,一大早奔赴开往天津的公交车站,其情其景,犹如昨日。还记得庆典活动设在丁香花园酒店,场外花香四溢,场内欢声笑语,殷殷融融,终生难忘。

       我们这次去天津,却有着和以往不同的经历和感受一家四口,小儿子亲自驾车,大儿子刚从美国回京探亲,谈心叙旧,享受沿途秋色美景和高速公路的便捷。这种温馨的天伦之乐,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是否还有第二、三次?天晓得!
       
       我们提前十分钟到达笑英焜辉的家。
       虽然天津先达校友都并入印尼苏北校友会,没有成立单独组织,但一找到笑英,一切都齐了。笑英是我在先达的邻居。她的姐姐菊英,后来成了我的二嫂,邻居加亲戚,这就是浓浓的先达情。笑英虽逾古稀,但漂亮可爱、善解人意一直伴随着她。虽经岁月的推敲,毫不褪色,可喜可贺。
      焜辉笑英刚搬入天津海河新建的六十多层高级住宅楼。瑞玲抬头望不到顶,脱口甩出一句:这样高的楼房能住人吗?引得周边的人会心一笑。
      踏入客厅,浓浓的迎宾气氛迎面扑来。明亮的灯光,满桌的干果点心,错落有序的沙发,客厅和卧室的落地玻璃窗,向外望去,海河美景,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笑英焜辉的确是“鸟枪换炮了”!
      
      十一点左右,欧惠娟、王金堂、李梅英、苏玉珍、邓月英等陆续到来,顿时客厅充满欢笑,兴奋又激动。先达校友谈心叙旧,使用的语言和肢体动作,依旧充满浓浓的先达味道。这种味道,只能意会,难于言表。萧疏鬓已斑,欢笑情如旧。
     张桂昭大姐因腰疾不能来,特意打来电话,表示歉意。我和她谈了好一阵,谈到王谦宇老师的突然离去,谈到大永、大淼和宜昭小妹,谈到北京先达校友会成立十五周年会庆……我说,你不能来,我们到家来看望你和李迎旭兄,但她一再婉拒,她说,她躺在床上起不来,不便待客。恭敬不如从命。理解万岁。
      赖燕玉也因病,卧床不起,来不了。陈素琪长期卧床,双目失明,住养老院,子女都在美国,也无法前来参加。深感遗憾!
      中午,大儿子黄革出面设宴招待这些叔叔阿姨们。大家边吃边聊,话题还是离不开先达那些人事物琐事。情绪时而高涨,时而低落。李江岸、江炳松、林友联……先离我们而去,如今无法分享我们聚会的喜悦,谨此寄托对他们深深的哀思。像今天这样的小聚,虽然短暂,没有主题,但却深深打动人心,却充满浓浓先达情和校友情。
      一点多,宴毕,大家一一握手,拥抱道别。笑英焜辉还把我们送到路口。分手时,他们一再说,“欢迎你们再来。”我说:“好的”。
      “桑榆晚景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离开市区,我们的车直奔天津东湖区万科城虹湾苑27号陶乐家养老院。我们看望铁生来了!
      我原和德华相约,如他九月下旬来京,我们便一起来看望铁生。我们车有个空位,正好。无奈没有人陪同,子女不让他单独出行。我们只好先来。
      陶乐家养老院是由农民盖起的两层楼房组成的,周围环境还不错。铁生住在二楼。上楼前,护士提前一步向铁生通报说,有个老同志来看望你啦。当我拾级上楼时,从房间里传出铁生的吼叫喊叫。我们一见面,他便伸出双手,喊着向我扑来。护士说,这是他高兴、激动的表示。
       想不到,我们的见面如此戏剧性。他一见到瑞玲,两个手掌抱着她的脑袋,晃了两晃,嘴里喃喃自语。等他稍为平静,我盯着他的眼睛,问:“我是谁?你认得吗?”他呵呵笑,没回答。我再说:“我是黄书海,还记得吗?”他依旧回答不上。
       接着他像正常人一样,给我让坐,也请其他人坐下。照相时,我让他坐下,他却执意站着。我给他带来两盒月饼。护士要他念出饼盒上三个大字,他准确无误地念:“钓鱼台”。
       我仔细观察,除了不能与你对话外,他和我过去见的铁生,表情动作,一模一样。我向护士探询他日常生活情况,护士说,他近来不好好吃饭,吃两口就不吃了,护士只好喂他。
       近一小时的会见,使我时而高兴,时而满含泪水,心里五味杂陈。回京途中,心潮久久不能平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好端端的铁生兄,变成了另外一个铁生,眼前的现实,虽然残酷,但你不能不接受。
      据事后,饶勤来微信说,那天我去看望铁生,给铁生带来强烈刺激,我走后,铁生一直在楼下来回踱步,若有所思。但愿铁生有朝一日能醒过来,恢复原来精明能干的铁生!
      清香和子女为医治铁生,几年来做出了很大努力,清香甚至差点垮下来。为此,我更加理解,为什么清香和子女们舍得把铁生送到天津养老院?!我对清香和子女们寄以深深的理解和同情。
       Horas!先达情校友情永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