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心情随笔 查看内容

人间多雨露 老友系乡情

2019-4-30 09: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 评论: 0|原作者: 黄书海

摘要: 又是一年春来早!中国的春,万象更新,五彩缤纷,气势恢宏。打头阵的是春节。十
又是一年春来早!
中国的春,万象更新,五彩缤纷,气势恢宏。
打头阵的是春节。十几亿人次,在天上、地上、水上,国内国外,到处畅游,壮哉!
这是其他国家所没有的奇景。
接着“人大”、“政协”两会,三四千名代表,来自全国各地、各民族、各阶层,汇集北京,共议国家大事,这是中国向世人展现的行之有效、且适合于中国土壤的民主模式。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
虽然对这一模式,世人褒贬不一,但久经考验的中国人民,充满自信,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勇前进!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纲要的颁布,像一声响亮的春雷,震撼大地。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又一大手笔!
我深信,“一带一路”和大湾区建设,一定会给世界先达乡亲带来无限商机。Horas!
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是久经磨难,重新站起来的中国人民的盛大节日,也是海内外华人华侨的盛大节日,普天同庆。
七十年的历史,就是中国人民由弱变强、由贫渐富的历史。在漫长的岁月中,世界人民,包括海外华人华侨,逐渐认清了新中国与旧中国的差异。
正如王毅外长概括的:
独立自主是中国外交的基石,
天下为公是中国外交的胸怀,
公平正义是中国外交的坚守,
互利共赢是中国外交的追求,
服务发展是中国外交的使命,
外交为民是中国外交的宗旨。
香港华侨华人研究中心已经着手筹备和编撰《香港侨界与新中国诞生七十周年》特刊,希望旅港先达乡亲也能积极参加,共襄盛举。
新中国的成立,改变了海外华侨的命运。
先达华侨社会因新中国的成立,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深刻变化,面貌焕然一新,大批青年学子纷纷投奔祖国,报考全国各地各类大学。毕业后满腔热情地投入社会主义建设。虽历经风雨,遭受磨难,但至今对祖国的热爱和忠诚,丝毫不减。
希望先达乡亲能读懂新中国发展壮大的历史。
今年北京先达校友会和香港先达联谊会都将举行成立22周年会庆。国庆会庆,情脉相通,喜上加喜。
今年2月,雅加达先达同乡公会选择诗之岛巴厘,举行理事会换届聚会。以李远秋主席和张盛涛执行主席为首的第六届新理事会顺利产生,受到各地先达乡亲的热烈祝贺。
香港先达联谊会名誉会长李达生和会长林琼叶等应邀出席。聚会内容丰富多彩。
与会者念兹再兹,重提成立世界先达联谊会问题。这是先达乡亲的梦想。在各种场合,讨论议论这个课题,就是追梦的过程,也是深化先达情、同乡情、校友情的过程,更是世界先达乡亲大团结、大融合的过程。在客观条件未具备前,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是大家普遍的共识。
达生会后给我发短信说,巴厘的会开得很成功。琼叶会长也有同感。如果将来成立世界先达联谊总会,那一定要设在印尼,并由居住印尼的先达人担当会长,因为先达人在印尼是主体。
俗话说,“不在其职,不谋其政”。达生却有一番独到的见解:名份固然重要,但没有名份反而能为世界先达人联谊总会的活动,做一些我们该做的事。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和先达乡亲。字字珠玑,掷地有声!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们这一代人都已进入古稀耄耋之年。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场。”
我们再不可能国内国外,城内城外,到处串门团聚叙旧,只能依靠高科技视频电话和微信聊天叙旧。
今年春节,雅加达荪梅、姚永坚、伟斌、唯群,澳洲陈吉昌、香港德华、秀兰、宜昭、树南、达生、福州林秀兰,天津桂昭、笑英、惠娟等等,除了相互道贺外,交流近况,追忆亡友就成了主要话题。
林秀兰大姐今年九十有一。她看了我的文章,甚有感触。询问标题:“居高声自远,非是借秋风”的出处。我说,我是借用唐朝诗人虞世南咏蝉的两句诗,全文是: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借秋风。”
她说,她很少读唐诗宋词,所以不熟悉。于是把话题转到文章提到的黄妙贤老师身上。话匣一打开,话音时而温情,时而亢奋。
她说,与黄老师的交往,概括起来就是“一席话”和“一臂之力”。她说,在先达中华学校初中毕业时,黄老师找她谈话。黄老师要她回丁宜后,一定要把丁宜的妇女组织起来,开展活动。她言听计从,回到丁宜后,即投入妇女运动和华侨民主爱国运动,受益匪浅。
陈失因和黄妙贤夫妇五十年代就回国了。林秀兰六十年代回国,她很想念黄妙贤老师,但没有机会见面。“天无绝人之路”,有一次,秀兰到厦门某医院看病,正在排队挂号时,突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喊她的名字,她回头一看,惊呆了:这不是她日思夜想的黄老师吗?!当时那种欣喜若狂的场面就不必细说了。
秀兰说,黄老师没太大变化,还是像长辈一样关心她,问寒问暖,并找了一个好医生为她看病,还替她垫付了医药费。老师的“一臂之力”为她解决了不少困难。
秀兰说,她和黄妙贤老师虽然没有共过事,但黄老师的“一席话”和“一臂之力”,对她是刻骨铭心的,永远也忘不了。
秀兰大姐每次与我通话,都要谈上一个多小时,她怕耽误我的时间,我说,没事,畅所欲言,我洗耳恭听。
她说,她还想谈谈她所敬仰的先达另一个妇女领袖陈瑞兰。我说,瑞兰妹妹瑞英,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和瑞兰、瑞凤也很熟。瑞兰老师在先达独立街,为了躲避一辆横冲直闯的电动三轮车,不慎滑倒骨折,她的妹妹瑞凤和妹夫于是把她接到棉兰治疗。
八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回印尼探亲时,曾到她的住所看望她。她的悲凉处境,令我动容。
秀兰说,离开先达后,就没见过瑞兰老师。她知道瑞兰老师的情况,终身未嫁,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洁霜在《忘不了的岁月》那本书中写的文章,曾提到瑞兰老师的事迹。那一段话,令人感动。洁霜说:“她临死前,倘若还有一丝知觉,她一定会像拥抱孩子一样拥抱育才学校,含泪而别”。
秀兰说,这就是先达情、师生情、校友情!
人间多雨露,老友系乡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