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华校友通讯(第32期)

2019-9-17 11: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0| 评论: 0|原作者: 先达先华校友会

摘要: 先华
先华校友通讯

先达先华校友  主办
总第32期 
www.siantarpeople.org


目录


隨 筆

桑榆晚景無限好

北京

黃書海

深表哀悼




隨 筆

追憶往事

香 港

林淑明


高空的夢囈

棉蘭

沈華英


天津之旅

椰加達

陳唯群


皆大歡喜

楠榜

逍遙仔


和孫子們相聚同享美食

椰加達

鄧新荷


澳遊(二)

椰加達

發 奮


我們都成了金錢的奴隸

先達

彬 彬


相聚在北京

椰加達

陳唯群


孽緣(二)

棉蘭

蘇淑英

捐款事項




詩 歌

朱藍詩兩首

汕 頭

朱 藍


遊福羅列島東奴省

椰加達

陳永和


穹蒼大地


蕭福成

小 品

萬物靜觀皆自得


阿 理

夕陽絮語      

搬家記


凡 夫

專 欄

上海中秋之夜


豐子愷


 酸梅湯與糖葫蘆


梁實秋

健康常識

納米眼藥水



世界歷史

意大利文藝復興美術三傑



人 物

 王任叔




China这名字,是从哪儿来的?




 桑榆晚景无限好 黄书海
                 亲友在的地方  景色最为美丽
老人,特别是耄耋老人,出远门旅游,实属不易。
我(87)、老伴儿瑞玲(85),花二十天时间,到深圳、香港、澳门探亲访友。一路上,我搀扶着拄拐杖的老伴,顺利平安地完成了旅程。回到北京,进入家门那一刻,满满的幸福感,悠然而生。
好心人说,我们这次是冒险之旅。而我探亲访友心切,不知老之将至。一路上的心情是: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俗话说:心情决定一切。你说呢?
树北在深圳有一座大房子。这为黄家兄弟提供了一个优质的活动场所,加上我们孝顺的侄子忠阳(已故二哥 树泉的独子)成天为我们开车和安排节目,使我们每天的生活,既有动,又有静。精彩纷呈,甚为惬意。
我们在偌大的客厅里聊天,时而佐以香浓咖啡,时而品尝清香扑鼻的乌龙茶,悠哉!畅哉!
我(87)、树南(86)、瑞玲(85)、树北(84),树西(75)、仁强(74)加上两个八十多岁的弟妹;高桃英(树北爱妻)、彭定雯(树东弟遗孀),总共655岁,看似老年人聊天会,但气氛却十分活跃,谈锋甚健。时而慷慨陈词,时而娓娓道来。话题随心所欲,除了回忆往事,也少不了当前国内外热点话题。
人们把老年人聊天叙旧,称之为“化疗”。我的深切体会,确实如此。各种话题,对脑细胞起着不同的刺激作用,使你的情绪,时而亢奋,犹如“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时而平静,犹如“三军过后尽开颜”。一场聊天下来,大家都觉心情舒畅,走路轻松,食欲大振。
于是忠阳开车带我们到仙湖公园,观赏美景,到市区看著名的地标建筑,到著名餐厅品尝美食。值得一提的是:仁强树西在一家潮州饭店,请吃品尝了一只帝王蟹,做成两食,蟹爪避风塘,蟹肉芝士烹饪,虽然价格不菲,但味道极佳,至今依然口齿留香。
过去,每次到深圳,都会邀几位老友聚会。如今王谦宇老师已经走了。蔡素珍因脚疾不能出门,我在外交部的老同事朱传贤,去年摔断腿,加上痴呆症,已不能交流。(注:他已于八月五日凌晨病逝)。

现正值盛夏,却让我有些“凄风冷雨”之感。
所幸的是:我的知心老友,九十七岁的张爱粦,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清晰,步伐轻盈。离京前,我们通过微信就约定聚会时间和地点。
每次我们和爱粦见面,都十分亲切愉快。
爱粦,棉兰人,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曾参加苏岛华侨抗敌协会(简称华抗,抗日地下秘密组织),由于叛徒出卖,他被日军逮捕,关押在先达监狱,从此与先达结了缘。
他或许是华抗至今还健在的 唯一战士。
五十年代初,我在棉兰报社工作,爱粦已离开《民主日报》回国当时只拜读过他的文章,却无缘谋面。
六七十年代,我在外交部,他在西苑机关工作,没什么交往。直到离退休后,我们才开始见面,并互相家访。进入2000年后,我们共同编纂出版《忘不了的岁月》,彼此才有更深的了解,友谊逐渐深厚。
我和蛇口总指挥袁庚夫妇五十年代在驻印尼使馆共过事,彼此很熟。后来知道张爱粦和袁庚竟是连襟。即袁夫人和张夫人是姐妹,这样我和张的交往就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了。
爱粦为人低调,诚恳。人生能有几个知己,不容易。彼此以心相交。我非常尊重这位老友。
过去一起吃饭,我基本上抢先买单,这次他说,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买单,我执拗不过,恭敬不如从命,他和女儿皆大欢喜。
席间,爱粦非常郑重地拿出一张发黄的旧纸片给我看(内容不便细说),证明他的历史是清白的,在华抗曾被污名过的事,纯属子虚乌有。
感谢他对我的信任。这种信任金不换。

                 莫忘春秋佳日过  最难风雨老人来
六月十七日至二十二日,我们移居香港、澳门活动。
为了活动方便,仁强原想安排我们住旅馆,我们客随主便。但是,知我者,树西也。
树西当即否决了仁强的建议。说:来香港怎么能让我的三哥三嫂住旅馆呢!
我们照例被安排入住仁强树西的别墅-----八乡。我们多次享受过八乡的美景。但更重要的是有回家的感觉,有亲情的温暖。
十八日中午,由张宜昭协助张罗,邀请部分在港老同学聚餐。到会的有林琼叶、李达生、洪淑珠、陈德华、林淑明、李秀兰、苏宇光、黄树南、黄树西、张仁强、戴巧贤、林瑞玲和我。张育文因腿疾无法出门,来不了。
搞这样一次人数不多的聚会,确实不易。
德华拖着病体,一早从屯门坐公交车,赶到铜锣湾,一路上的艰辛,不是当事人是难于体会的。
林淑明和李秀兰都坐轮椅代步,由二儿子开车走了一个多小时,最后由女儿和干儿子推着轮椅把他们安然送到会场。
洪淑珠身体恢复的不错,笑容可掬。
戴巧贤已从丧女丧夫的悲伤日子里走出来,体态略胖了些,但精神很好。
林琼叶,人未到朗朗笑声先到,这是她去年当会长后我们第一次相会。我送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支持、赞扬,尽在不言中。
她是第三任会长。陈立克、李达生为她树立了榜样。我问她:担子重吗?她说:信心越来越强了,因为有坚强的后盾,达生、仁强、德华等都在支持她,加上全体理事都很团结、很卖力。
达生当天从台湾赶回来,紧赶慢赶还是与聚餐失之交臂。邓天安则因睡过头,想起时已晚了。餐毕,仁强邀请大家到他的写字楼,聊天叙旧。此时,达生和天安已在写字楼等候。
聊天一开始,大家就这几天香港发生的“反修例”大游行话题,谈开去,七嘴八舌,各抒己见。
有的反对示威游行,反对打砸公共设施和警察,有的批评特首操之过急,没有体察民意。
意见虽有交锋,但气氛和谐。因为在坐的不是愤青,他们都是五六十年代回国学习和工作的印尼先达华侨热血青年。在香港拼搏了几十年,他们血脉中依然流淌着爱国爱港的血液。
大家还对特朗普这位另类总统和中美贸易摩擦作了中肯的点评。
有人说,现在香港的华侨组织太多了,许多成员都是重叠的,再成立一个韩江同乡会,意义不大。有的则建议,香港华侨社团应团结起来,成立华侨党,选出自己的代表,参加立法会,参政议政,维护华侨正当权益,为香港特区政府献计献策。
漫谈无拘无束,不做结论。纯属纸上谈兵。
咖啡和奶茶已二过。大“活宝”邓天安突然把话题转到先达的“八卦”,宜昭和树西当场“中枪”,成了开涮的焦点。从宜昭差点成了仁强的二嫂谈到多少善男追幕树西,仁强则从北京追到厦门,从众多爱慕者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最后在龙岩和树西修成正果。
笑声、掌声、起哄声此起彼伏。
 
               莫道今年春将尽  明年春色倍还人
六月十九日至二十日,仁强、树西、树南亲自陪同我们畅游了宏伟壮丽的港珠澳大桥。美不胜收!
在澳门住了一晚。入住树西仁强大公子张璜经营的充满葡澳风格的酒店,舒适惬意。
当晚,邀请陈瑞英和她女儿谢纳新,陶少棠女儿陈小育来酒店相聚。
瑞英是我小学同学,已几十年没见了。但彼此对对方的情况都略有所闻。所以一见面并不感到陌生。她和谢宪忠成婚后,六十年代初回国,先在广州工作,后移居澳门,从事旅游业。她的大姐瑞兰、二姐瑞凤已先后逝世,哥哥瑞良还在法国。
过去我们多次来过澳门,但都没有机会和瑞英一家见面。很感谢新荷和唯群两年前来澳门探望瑞英时为我们建立了微信联系。从此,把我们的先达情、同学情给联系上了。
但心底深处总有些遗憾之感,要是早几年联系上,我们不就有机会和谢宪忠聊天叙旧了吗?
宪忠是先达职工会职员,举重能手,有一副健美身材,为人老实忠厚。一九四七年前后,荷军对独立后的印尼采取所谓的“警卫行动”,加上中华学校学潮,我和林友联经常到黄光辉家,看课外书。漫谈读书心得,休息时也经常到附近的职工会看报聊天。当时见的最多的就是宪忠。至今他的形象依然萦绕脑海中。
谨写上几句表示我们对宪忠的深深怀念。
和其它家庭一样,宪忠和瑞英的家庭肯定也经历过许多艰辛,但在几个小时的交谈中,几乎没听到她的埋怨和后悔,她始终很淡定,对往事娓娓道来,这也许就是平凡生活给她带来的好处。
将尽十点,善解人意的陈小育邀我们一起在附近餐馆吃宵夜。我们和小育一家交往也很深。陈清泉曾是我们的英文老师。陶少棠是我们的学姐,我们的友谊从先达到北京,从二十世纪发展到二十一世纪。但阴差阳错,清泉和少棠去世时,我们都没机会向他们遗体告别。这种“殓不凭其棺,葬不临其穴”的深切遗憾是无法弥补的。
但可以告慰他们的是,他们的两个子女陈达庆和陈小育都很有出息,各自建立了美满幸福的家庭,至今和我们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愿你们安息吧!
二十日返港,下午参观张雯经营的理疗诊所和张丹爱妻艾玛经营的服装店。
二十一日与在港的黄家兄弟姐妹团聚饮茶,还为已故树东的长子黄伟庆祝生日。由于时间有限,未及看望张家兄弟姐妹。后会有期。
二十二号从香港乘复兴号高铁返京。亲身体会什么叫“一地两检”。下午五点多安抵北京。一踏入家门,如释重负,满满幸福感油然而生!

        一声同学 热泪盈眶    一份关切 情谊绵长
我早就收到唯群微信说:她将陪妈妈新荷六月二十五日抵京,并邀请我们一起到天津去。于是我们提前赶回北京。
六月二十七日,我和瑞玲在全聚德烤鸭店为她们接风。也邀请北京先达校友会几位理事和老同学一起团聚叙旧。结果很不理想:
洪建新会长出差广州,林琼藕在广州的表妹来京,她要到车站迎接;巧端、月明、珠莲、清香因没人护送来不了;爱竹因要照顾骨折的老伴,荷香住养老院都来不了。
其结果是把大桌改成四人桌。我告诉新荷和唯群,这不是驳你们面子,而是残酷的现实。三十日,我们到天津也遭遇同样的窘境。
人多热闹,人少却可以深谈。
许多人都赞誉:陈宏伟、邓新荷是绝配的一对。两人性格温良恭俭让,几乎不可想象他们会因家庭琐事红过脸或吵架。至今,交谈中新荷提到宏伟,总是尊称为“陈先”(先达人称老师惯用国语)。新荷是我们华青级的老大姐。如今健在者已寥寥。所以我们特别珍惜这次的相聚。
我们边吃边聊。突然一股莫名的感伤袭来。唉,要是宏伟老师也在坐,该有多好啊!
“九三零”事件后,华校华社被迫关闭,许多老师为稻粱谋,走上社会,自谋职业。经济上,政治上,精神上对他们的折磨,难于言表。各种疾病乘虚而入,过早地夺走了他们的宝贵生命。
他们是:郑子经、伍焕沾、黄清林、陈斯刚、陈瑞兰、陈宏伟、李洁霜等
谨向这些过早逝世的老师们致以深深的哀思。
在餐厅聊天叙旧,意犹未尽。我请她们漫步到寒舍,继续聊,边喝咖啡边聊。
六月三十日,我们驱车到天津看望先达校友。
因李笑英和林焜辉在洛杉矶女儿处逍遥了大半年赶不回来。这次就由欧惠娟担起地主之谊,并由儿子王雷负责操办。
第一站就到欧慧娟家。我儿子黄征开车,驾轻就熟。八点多出发,十点多已平安到达。
慧娟和我们热情拥抱,却发现她边拥抱边抽泣抹泪,我问她“怎么那么激动”,她指着三个后生:王雷、唯群、黄征说:“没有他们的孝心和帮助,我们能相聚吗?”说的也是,这让我想起她常说的一句话:“我和老伴儿现在都不能自主了,一切活动都要儿子说了算。”这不是贬义,而是褒奖。
中午,王雷在知名餐馆“乾幅”,设了一桌丰盛美味的饭局。开局前,慧娟把我安排在出入不方便的里座,并警告说“今天你不能抢着买单。”弄得大家开怀大笑。我为这位不是弟妹胜似弟妹的慧娟,表示恭敬,并为她的聪明才智点赞。
除了邓月英外,张桂昭因腰疾不能出门,赖燕玉坐轮椅,住在没电梯设备的四楼,子女又不在身旁,无法出门;苏玉珍老伴儿患病,她无法脱身,较年轻的李梅英因腰腿痛,走不了路。
欧慧娟老伴儿王金堂在家接待我们后,由王雷送他去参加海外归来的老同学聚会。
虽然参加饭局的人只有八个,但浓浓“先达情”依然不减。新荷、唯群从印尼给天津每个同学挑选的伴手礼都一一给他们留下。席间,我们通过视频电话和桂昭大姐聊了一阵子,借助高科技手段,弥补不能现场团聚的缺憾。
饭毕,我们去养老院看望卧床多年且双目失明的陈素祺。几年前,我们来看望她,还能对话,思维还清晰,如今却毫无反应。新荷拿出从印尼带来的巧克力糖喂她,她用舌尖舔了舔,新荷边喂边喊:’我是新荷,来看你啦。”此时无声胜有声。素祺用双唇使劲舔,似乎要示意新荷:“谢谢你们来看我,我已经舔出家乡的味道了。”
新荷说:这次虽然没能见到好多同学。但还是很满意。我们就是带着这种满意的心情回到北京。
7月6日(周六)月明和巧端让儿女开车送他们到王府井君悦酒店看望新荷、唯群母女。
中午,由月明长子杨涛在附近汤城小厨设午宴招待大家。饭后由巧端陪同一起去看望叶木英老大姐。(详情见唯群文)
7月7日中午,我们一家和新荷、唯群在俏江南共进午餐。他们明天就要飞回雅加达了。
临走前。我们还有机会相聚话别,多么惬意。边吃边聊。轻松愉快。我和他们共同分享了这次我们到深港澳会亲访友的所见、所闻、所悟。
有亲友同学在的地方就是景色最漂亮的地方。大家围坐一桌,说着过往,搂着肩膀,手牵着手,如同看到了彼此青春的模样。这种感觉。只有你我能够品尝。
饭毕,儿子黄征,儿媳红梅,孙子灿灿先行离开。投入他们自己的活动去了。唯群邀请我们到星巴克咖啡店边喝边聊。由于店面不大,顾客熙熙攘攘,不是闲聊之地。荷香因要回养老院,和姐姐相拥话别后也先行离开。于是我们回到君悦酒店大堂继续聊天,其实当时已经没有多少话可聊了,但仍然依依不舍,彼此双眼对视一下内心的话,也能心领神会了。
新荷说:这次没有机会看望铁生和陈静池,特别是没能与北京先达校友会诸理事相聚叙旧,甚感遗憾。我说。我会转达你们的亲切问候。多保重。后会有期。
                                      北京《通訊》第186期


      深切哀悼
先达乡亲,校友张福英不幸于2019年8月15日下午3时因胰腺癌逝世,享年八十八岁。福英年青时受教于先达中华学校,是海燕级优秀学生。后曾到台湾进修,但她对台湾的教育环境甚感不适,特别要她参加“复兴党“,遭她拒绝。学习不到一学期,就返回印尼。她擅长唱歌跳舞,文字功底深厚,毛笔字个性张扬,笔酣墨饱,颇受好评。福英晚年热心先达乡亲联谊活动,几乎每届大会必与,而且培养了一支出彩的妇女舞踏队,为大会文娱节目增添不可替代的风采!她为北京《先达通讯》撰写多篇有份量的好文章,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和好评!谨向福英表示深切哀悼!向其亲属表示诚挚慰问!安息吧,福英
先达乡亲会时时怀念你

北京先达校友会
敬挽
                          北京《通訊》第186期




深切哀悼

        張福英老師於2019年8月15日安息於家中。
     李遠秋校友令兄嫂、張麗萍校友令夫嫂陳鴛鴦女士仙逝於先達。
     陳彩霞、陳彩英校友令弟陳如雲校友安息於棉蘭。
       谨向逝者表示深切哀悼,向逝者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先華校友會

                        追忆往事           香港 林淑明                                  
                          (一)哈尔滨商业中学

    哈尔滨商业中学,早已消失。只有学校师生中还在世的人还记得这所规模宏大的学校,只是都已经衰老晚年,他们一走,不知还有没有人知道这个中学,包括现在的哈尔滨人。
    创校人是新四军一位领导王又生,但从未露脸。
    创校一开始,生源有两个。生源之一是调来的哈市某中学学生,例如高中班班长王否,被从他的母校调来任教的老师认出他改了名,立即在上课时恢复他的原名--王其武。
   生源之二是归国华侨学生。有男有女由哈市某校校长直接从燕京大学(今北京大学)招来。送往哈市各中学,其中一批送入商中。其后这位校长不再出现。
   华侨学生到达哈市,正值暑假,被安置在空置的经纬小学。侨生的吃食都在校外的小食店。这小店大赚,扩张店面。
   分到商业中学的学生中,只有两名高中生。分别进入两个高中班。
   商业中学分两个系统:中学部和专业部。中学部学生有汉族、满族(团支书梅广贵)回族(武万君)、朝鲜族(李东源,后考上北京师大)中文专修班,两年毕业。本科中文系,四年毕业。专业班有统计、会计两个专业,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学校专业。
  华侨学生除了两名上高中之外,都是初中生。两名高中生,一男一女。
对华侨学生关怀之致的学校领导之一,团委书记郝玉清,全力照顾、支持。春节时加倍关注。她主持的新民主义青年团吸收了不少华侨学生。华侨学生组织了一支歌咏队,指挥是来自亚齐的同学。还有一支舞蹈队,演出《蝴蝶舞》。
哈尔滨深受俄国影响,例如面包,用俄语称之为“列巴”。
小吃店有个字号为“老都一处”的小店。卖水饺,蒜泥取之不尽,兼卖“坛肉”,极其之美味。
在一家眼镜店验眼买镜时,在下身穿旧军装衣服,被女店员以为我是朝鲜人民军。
离商业中学右侧大路不远右拐,为“霁虹桥”,桥下是横过的铁路。现代哈市地图已经找不到任何旧迹。只有条“霁虹路”。

         (二)厦门、海沧

脑海里的厦门,记忆中的中山公园中山路,华侨大厦文化宫,绿岛酒店新雨轩,新华书记羔丕角,思明影院思明路。而隔海的海沧半岛号称“西伯利亚”。早年家住海沧镇的东侧,背靠东头山,是花岗岩,后来据说是日本人买走,夷为平地。东头山下,是海沧中学。有好几座房屋。有一号、二号、三号宿舍,其中三号是二层楼。301是我的旧居。二号宿舍是平房。201号宅主是叶引火,202号小间是爸妈住过的。大间外内分隔用竹墙,外小内阔宽,置放大床。电视机,外间置放食品橱柜。大房外与过道间的一片地,种植花木,花木与大房外墙之间,为冲凉洗澡地。石块砌成的矮墙围着花木。过道外为向下倾斜的山坡。坡上有棵芒果树,有质高的两颗大树,树下曾养鸡鹅。一只大鹅飞走,落在校外地,被农民收拾走了。
中学面对井里村。隔村遥见九龙江水。中学校舍外为大操场,曾是水塘,再是种麻场,东侧坡下为厨房、大厅,坡上有厕所,教工宿舍。坡上有棵大棉树。中学校门无门,却有一块长方石碑,大书“为人民服务”。
中学左侧有烈士陵园。长眠的是解放战争时牺牲的烈士们。紧接着是一座 教工宿舍的平房,平方后为庵庙,最后为防保院。
海沧小学位于海沧镇外侧。镇中心有商铺。理发店、银行、邮局,尽头为九龙江码头。

                                      北京《通訊》第186期

                    高 空 的 梦 呓       沈华英

     每回乘搭飞机,内心总是莫名兴奋,带着翱翔遨游的遐想,仿佛又带上一丝儿对“未知”的神秘向往,殷切期待着大自然更迢远的讯息。
     振奋的是起飞之际,在震耳的怒吼中,身体被强而有力地扯拉向后,那一股不顾一切奋力冲刺拔力而起,是一种挣脱尘嚣束缚的力量。当机身穿越云层,飞越团团白云上空,望远是一片湛蓝迷白的浩瀚无边。总希望飞机不停地深入无人知晓的宇宙无垠。。。。让心灵和纯净的蓝天白云交会。
     一个朋友最怕乘飞机,一登机便心头浮躁恐惧不安,总认为双脚不着地面不踏实,怕极的直接反应是频频往厕所跑,苦不堪言。和一上飞机便“置身度外”的我恰恰相反,反正一切交由机师代劳上苍安排,何忧之有?万一蒙主恩召,电光火石间飞越机窗御云而行,那是不落尘寰的逍遥结局。
     搭机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九八年间一次日惹椰城之行。
     当飞机起飞后不久,总觉得身后有一种奇异的声音隐约传来。起先还当是因高空气压变化而引起的耳鸣现象。然而侧耳细听了一阵,又仿佛是忽疾忽缓的变调诵经声,持续不断。。。。
     眼见前座及旁坐的人皆往后瞧,当下再也按捺不住好奇转头一看,却见一中年华妇,距我座位约六排之后,手执念珠一串,时而低首时而睁眼四望,神色异常惊惶失措。
     机身稍微晃摆,声音随即转高凄号,机舱内的乘客骚动起来,空姐频频趋前低语安抚,却终是无效,随行一妇人在旁只能摇头表示无奈。
     如此随着飞机平稳航行或晃摇不定,时而声若喃喃哀求,时而高呼佛号仿佛惊恐之极。那不由自主的失控使我一再寻思,究竟之前她经历过何种极不寻常的遭遇,导致如此失态和惧怕?思索间脑际忽闪掠过不久前,记忆犹深的五月!一群失去人性的恶徒肆虐的黑五月!
四周一些乘客还沉得住气,一部份却已不耐烦,涵养差些的已出声嘲笑。我内心极度难受,再也无心於窗外云朵飘越,只挣扎於突然感染而来的莫名苦痛中。。。
     这声音是来自黑寂中求助於天求助於地的哀嚎!以血以泪以生命化为一声声催人血凝心碎的凄厉嘶号!是我们贲张欲裂的血脉划一澎湃的频率源自北方滔滔长河?是我们曾共同历经无数的苦难战乱颠沛流离、无尽的残害凌辱剁杀,当我还未来到这人间?我全身战慄了,原来,经历过一段段隐约的诡异情景冲击,人的心智刹那转变得如此超常敏感,在心神刺激下所呈现的牵动感应,来得如此地激烈强撼!
     往后的航程中我肃坐无语,只苦苦的沉溺在时近时远时昂时抑的凄恻断肠声中煎熬。。。。。。
     下机时我不禁深深凝视着她,内心飞快地揣摩着无数不同的故事,只见面容秀丽衣饰入时的她,神色自若轻盈地越过我,和刚才的她已完全判若两人。


                        天津之旅                   陳唯群

     到北京之前,媽媽要我聯繫黃書海叔叔,希望此行依然可以和黃書海叔叔、林瑞玲阿姨一起到天津去。2015年,我們是一起乘高鐵去的,路程大約半個小時。因為媽媽的腰腿已不如以往利索,不能走遠,我希望可以租車去,但黃叔叔自有安排,由黃征(黃叔叔的孩子)開車。
     2019年6月30日早上,我和媽媽抵達約定地點時,黃叔叔他們早已到了。
     汽車在藍天白雲下的高速公路上奔馳。
     媽媽、黃叔叔和林阿姨是華青級的老同學。媽媽是老大姐,黃叔叔也許是老海燕裡最健康而最「年輕」的一位。一路上,老海燕們聊過去、話家常,又說又笑,他們有聊不完的話題。
     車程大約兩個半小時,我們到歐惠娟阿姨家集中,月英表姐也來了。
     歐阿姨為我們準備了櫻桃,小西瓜,還有一罐罐的酸梅湯。
     歐阿姨擁抱著我痛哭,那是激動的眼淚,是高興的眼淚。歐阿姨說:「是你們年輕人(都已過半百),讓我們老年人有機會相聚。」頓時,我熱淚盈眶,我們僅是盡了絲毫的孝心。
     她老人家還給了我一個驚喜,當年爸爸送她的照片依然毫無損壞地保留著,有我小時候的黑白照,還有全家福。
     當我一邊關注著照片,一邊吃個小櫻桃,黃叔叔竟為了弟弟和歐阿姨您一句、我一句的追憶往事,可把大家都逗樂了。
     同一時間,王叔叔也將在另一家餐館和朋友聚餐;出發前,王雷(歐阿姨的兒子)先送了父親,再和我們一起到「乾福」酒家用餐。他請我們吃了一頓豐盛美味的午餐。
餐桌上擺著每人一套的餐具。我把筷子的外封拆掉,眼前是一雙精緻無頭的筷子柄,再把擱在筷子下的小紙包打開,卻是一小段木製筷子的尖頭,原來這是一次性衛生筷子,具有特色的設計風格。
     八個人圍在餐桌前,說說笑笑,轉眼間又到了即將分別的時刻。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們都依依不捨地道別。
     離開了餐廳,大家一起到養老院去探望老海燕陳素琪阿姨。
     臥床數年、雙眼失明,折了翅膀再也飛不起的老海燕陳阿姨,對同伴們大聲的呼喚,已毫無反應;當老大姐把一小塊的巧克力糖塞進她嘴裡時,才看見陳阿姨的嘴唇動了動,用舌頭舔了舔,品嚐那獨特的味道。
     這趟到天津,媽媽見到的同學、親友不多,雖然留下了些遺憾,心裡還是挺開心的。
     長輩們都要保重,而「年輕」的我們也要健康、才能讓年老的長輩們有機會再次的相聚。
    完稿於   2019年7月14日


                         皆大欢喜            逍遥仔
     随着年岁增大,生涯岁月里迂经历许多诡谲,疑异事情时时会不着边际,,翩翩而致 —— 浮现出来。欲把诡谲、离奇问题从脑海中驱走,却挥之不弃 —— 总逗留住。宛如电脑库存起来,不小心碰键钮又冒出来。
       
X X X午间,出远门多日了,大家内心有股”倦鸟急归巢” 感。车载的货,售差不多 —— 快卖完了,赊欠帐收齐了,大夥儿心情十分舒畅,午餐吃得饱饱,且勤快,大家知道,今日必返程 —— 估计行程,傍晚抵家门了。
      
车在寥寂空旷柏油路上努力赶程,沿途两旁是冒密灌木、杂草,偶间鸟儿窜飞向天际。沿途里大家心情十分好,还说笑,精神抖擞,途中偶会站路边稍停片刻,给身子”解放”[小解],随即上车赶程。
    
时间飞逝而过,天际突变,洒一场不太大雨。两旁灌木、野草,被雨浇的”生气勃勃”,柏油路淋成半潮湿。凭经验半干湿路不宜开快速车,司机经验丰富老道,随即车速减低。瞬间,对面驶来一辆川行巴东[苏西]大巴车,惯例走各线路,必相关无事。不知何故?司机似中邪,稍占大巴线路,偏移方向。刹那间,立即发现且大喊”小心”,未缓过神来,车已偏右侧。看势不对劲,出手帮拽拉驾驶盘偏向左,车头滑离险境,擦身而过,车尾无幸免,”砰”一声,碰掉大巴车反射镜,稍震裂挡风玻璃。真吓傻,懵一怔,回过神来,双方车都靠边停。大巴车涌出好多壮大汉,货车被围住,虎瞪瞪,威逼下车先察看客车。壮汉门蔟拥我与司机往客车走,无奈硬着头皮併在人群里走,内心突突大 跳,彷佛心脏快蹦出来,拉着沉重步伐,往客车查看 —— 天啊!所幸乘客没被玻璃碎片擦伤,车内肃静,内心卸下一块大石[安心]。
    
我高喊驾驶员名字XXX,没应声?原来人群併走的他,却不声不响、暗地里逐离人群,溜入草冢 —— 躲起来,不见踪影。群里一片哗然,随即不堪悦耳、杂音散开。神经弦被杂音挑激怒,自个儿情绪按奈不主,不再三思索,孤注一掷脱口大声说狠话:“既然驶机逃掉,干脆把货车烧掉吧”。衆人不吭声,噤若寒蝉,面面相觑[镇摄住]空气凝固值达极点[杂音消失]。眾里冒出长老[HAJI],讲话较温和,中听。说:“路上难免出遇外,好好解决吧。” 并询问我:“车主是谁?” 我脑筋急转,急里生智,振振有词向长老哀道:“我为了节省车费,顺搭此”顺风车”[卡车],车主人我认识。谁知晓能出此事呢?“ 可能演兿闲熟,苦瓜脸没被看出破绽。长老说:”大家别在路边论事。” 此建意大家接纳,随后,大汉抄拿货车锁匙,并随客车开往一公里外饭店”议事”。
     “议事”时间逼近黄昏 —— 开饭时刻,乘客从容在此店用餐,群组们[长老、驾驶员、跟车员、大汉]与我同桌共餐,商议”棘手事”。大家陈词各理,长老不坑声;驶机说:“平治车[mercedes]挡风玻璃须进口,安装耗时间,大巴车是无法川行,每日费用 Rp.xxxx?” 话函意:摆明想敲诈、讹诈,须付代价赔偿损失。我从容不迫应答:“我不是车主,今日事确实与我无关,解决办法:告之警察吧!” 大家”火热”在餐桌上议论,店主静在旁听此事件。
     
饭店老板多年相识[多次光顾其店]是退役警察 [警服照高挂墙上],今日见我到来,深感到遇外,且没带货车,又发生如此不愉快事。他不著声,手拿电筒到外边查看大巴,并叫跟车员把左边反射镜搬往右边,用塑料绳绑好,再用20cm长胶布把稍裂玻理粘牢。才晃到餐桌边,笑着对我说:“车弄好了,交给驶机员此数目Rp.xxxx[钱吧]!” 我内惦算挺合理,赶紧掏出腰袋钱付给驶机。饭店老板开口说:”回去见到你老板,不够钱可向我要。” 在旁长老急赶行程,也付和说datang balak tak bisa hindari。意思:天意[恶运]来无法抵卸。驾驶员观风向,见好就收,无执拗。立即把钱放置口袋,不再重数数目,急速把货车锁匙交出,一气呵成,并高喊:“吃好了,快上车。” 长老、跟车员、乘客相继涌入车内 —— 引擎发动,车滑行,走开了。
     
我结巴巴看,一幕戏就如此落下帷幕。十分疑惑且不解,问店主真实与客车主人相识?店老板见此菜鸟[刚涉入江湖]答道:”刚给的钱,他[驶机员]能如数上报吗?万一 被车主发现车镜破损,驶机必谎说:路上倾盆大雨,大树坍蹋,车被树丫叉刮损。” 安心吧!
偶间沉思:”忽悠有一定好处 —— 衆人皆大欢喜.Everybody is happy。
我手拿货车锁匙 多买一饭包,并叫店小二用摩多车送我回原地 —— 车停路旁。


                   和孙子们相聚同享美食           邓新荷

    2019年中旬,两位孙子大学毕业,他们都已找到了工作。毕业于椰加达的孙已开始上班。而毕业于英国的孙,将于九月初在日本上班;乘着假期间,他回来探亲。
8月11日星期日,大外孙邀请了大家,到位于 Menteng 的 Sudestada 西餐厅聚餐。那是一家拉丁及阿根廷风味的餐厅。

     人还没到齐,我们先要了杯咖啡。一杯手工泡制,苏拉威西 Toraja 咖啡,味道偏苦。后来,又要了一杯手工泡制的Malabar 咖啡,苦味中带有酸味。两种咖啡都有各自的特色,是能让人接受的美味咖啡。

     餐厅里没有中国餐厅的一碗碗白饭、汤匙和筷子;而是盘、刀和叉。把肉切了,用叉往嘴里送。

     当时的菜,有十几种吧:各种各样的青菜,加上调料、烤猪肉、烤羊肉、牛排马铃薯、两种不同口味的Pizza 、烧烤的玉米粒、鱼虾•••••••••,还有外来瓶装矿泉水。食品的分量不大,但种类繁多,我们品尝了应有尽有的健康美食。
     这一天,和孙子们相聚,享受西餐,将留下无穷尽的回味。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