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关于先达 先达风情 查看内容

先達風情: 夢中多峇湖

2018-3-13 00:53| 发布者: zjj| 查看: 219| 评论: 0|原作者: 梁迪岩|来自: 原載《福建僑網》

摘要: 先達風情 夢 中 多 峇 湖 梁迪岩 我祖籍在廣東開平,1932年出生在印尼北蘇門答臘省恬靜秀美的先達市。自我懂事起,先達靜謐的景色就深深烙在我腦海裏。如今回國已 ... ... ...
KML 轴承
先達風情
                             夢 中 多 峇 湖
                                  梁迪岩
                         ——原載《福建僑網》
     
       我祖籍在廣東開平,1932年出生在印尼北蘇門答臘省恬靜秀美的先達市。自我懂事起,先達靜謐的景色就深深烙在我腦海裏。如今回國已經幾十年了,但兒時四處遊山玩水的情景如幻燈機般在記憶裏閃爍,尤其是多峇湖那優美宜人的景緻更是令我留戀不已。
     
      我有兩個母親,所以兄弟姐妹多,家裏的孩子有10男6女。我的生母是廣東順德人,同胞兄弟姐妹有5個,我排行老二。也許是子女多的緣故,父親對我們極其嚴格,我生性好動爭強,又是個女孩子,在我的印象裏父親好像不怎麼喜歡我,所以我極少與父親說話,那時,在家裏我只與兄弟姐妹在庭院裏追逐嬉戲度過。
      八歲那年,為了到華僑學校去讀書,父親給我取名叫梁麗珍。在學校裏,我雖然貪玩,但成績一直名列前矛。從四年級開始,我在班級裏一直是班幹部,許多同學都圍繞在我身邊,可謂是一呼百應。我最喜歡游泳,離家不遠處,有一條河,河水緩緩向東流,那是我最愛去的地方。我經常帶着同學到我家附近河邊去玩耍、游泳。河堤上栽滿椰子樹、松樹,河坡上種滿荊條,荊條花開,整個河邊都彌漫着淡淡的荊花香氣。河水緩緩地流着,同學們一到河邊,撲通撲通地跳入河中,在水中比賽,看誰潛得遠、憋得時間長。有時還分組打水仗、捉迷藏,誰能捉住對方,誰就羸,玩得可高興,河邊上竟是我們嬉戲的聲音,大家都把自已曬得像個黑泥鰍似的。
      1950年,我進了先達華僑中學,學校地址在榴槤街。我在“少慧級”(當時華僑中學分“少敏級”、“少鋒級”和“華青級”等)讀初中。我當時成績優秀,讀書勤奮,班主任十分“器重”我,也許是班主任認為我的名字過於俗氣,希望我能一直保持着這種學習態度,把我的名字改為梁迪岩。
     到了初中,一直擔任班幹部的我仍然頑性不改,尤其喜歡游泳,一放學便和同學常到家附近的游泳池去游泳,游泳池不同大河,有專人管理,要買票,要體檢,和同學天天都去,身上沒那麽多錢,便偷偷地從後門溜進去。連續游了幾個月,覺得那裏人多太擠,不是游泳的好地方,又開始懷念那可以一口氣紮下去、在河底下潛泳,又可以游上十幾米的大河,對泳池那種情趣已淡然無存,也許成為了我最早的鬱悶。後來,在一次郊遊中偶然發現在先達市的附近有一個環境優美的淡水湖–多峇湖,我們高興極了,常相約到多峇湖去游泳,我們一群孩子興奮地奔向湖邊,縱身跳進水中,痛痛快快地暢游其中,從此又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游泳的樂趣。悠靜的湖面、涼爽的湖水,對着這麼好的湖水,我彷彿又找到了快樂。

     多峇湖畔長着成林成片的綠樹,湖邊的坡坎上,綠茵茵的草皮地,長着濃鬱的青草,成群的鳥兒在林中出沒,湖中生活着許多種魚、蝦和螃蟹等,是我們最喜愛的食物。湖水四季清澈,即使在漲水的季節,水仍然是清清的,水流衝撞在石頭上,濺起雪白的水花,歡快地向遠方奔去,給人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湖水源自於深山,清澈潔淨,特別清涼,置身於這樣的好水中,不僅洗去了疲勞,也使精神得到了很好的享受。站在湖邊,能清楚地看到湖中游泳人們的游姿,許多同學就是這麽看着別人游泳後學會游泳的。夕陽西下,落日的餘輝映照在湖面上,天上的彩霞和水中的倒影連成一片,金光閃閃,水天一色。我們靜靜地躺在水中,水草輕輕地飄蕩,調皮的小魚在身邊游來游去,時不時還啄上一口,癢癢的感覺,此情此景,身心靜下來,享受着這種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寧靜感覺。
     那時,參加學校的愛國讀書會、歌詠隊等組織,和同學們一起常到先達各地去演出。其實參加這些活動自已也在接受教育,慢慢地有了回國參加祖國建設的想法。我把想法告訴父母,但他們都不同意,因為家裏子女多,家庭並不富裕,說實在連買船票的錢都沒有。遭到父母反對後,我回國的慾望並沒有熄滅,反而更加高漲。一年後,我悄悄地退學了,到離先達不遠的實武牙當一名小學教員。為了賺夠船票錢,我省吃儉用,捨不得租房,住在姑姑家裏,每天上課來回走上好幾裏路。教了一學期,發現並沒有掙到多少錢,我心中着急,辭去了教員工作,回到先達,在一家卷煙厰打工,邊打工,邊去培訓做裁縫,下班之餘,自已做裙子、衣服去賣。附近的人知道我會做裁縫,紛紛交布料讓我幫他們做衣服,顧客多了,加班加點,有時幹到淩晨,天亮接着還要到卷煙廠上班,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雖然辛苦,但一想到快將回國,變得精神振作,十分興奮。

     1952年,我終於攢足了回國的盤纏,與20多位同學相邀一起回國,我們從印尼登船,途經新加坡,再到香港,由深圳走進心目中的祖國。在廣州華僑補校,我突發奇想,和幾位同學匆匆趕到北京華僑補校,可惜招生期已過,我們只好再回廣州華僑補校,途經上海時,那裏的僑聯主席挽留了我們,並介紹我和另外兩位同學到上海衛生學校婦產專業學習。兩年後,從學校畢業,分配到上海第一婦幼保健院工作,後來又到杭州工作了幾年。因為丈夫是福建人,1960年我主動要求調到福建省一建公司工作,一直到離休。

      1993年,我第一次回印尼探親,當我再次來到先達市,這個一直魂牽夢繞的城市卻又讓我感到既熟悉又陌生,那些低矮的木屋、石砌的碼頭、狹窄的街巷都不見了,唯一能與我夢痕相吻合的是多峇湖,也許是多峇湖保存我太多的美好記憶,留下我太多的趣事。當我再次踏上多峇湖,心震撼了,它依舊那樣的美麗,那樣的清澈,我輕輕掬起一汪水,感覺它有着絲綢般的柔軟,翡翠般的冰涼,就是這般柔軟和冰涼,瞬時沁入我的內心、感情深處。面對眼前那如詩如畫的景色,心想,如果不是因為有遠大的理想,我是不會離開這多峇湖。
 
 

多巴湖景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