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先达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先达人 首页 先达人 查看内容

流金岁月:给铁生兄的一封信补记

2018-12-22 00:16| 发布者: zjj| 查看: 174| 评论: 0|原作者: 香港 陈德华

摘要: 流金岁月 给铁生兄的一封信补记 香港 陈德华 饶铁生在天津养老院近照 自北京《先灰通讯》香港《简讯》刊登出我给铁生兄的一封信后,发现遗漏了一些故事,也许我真的老糊涂了,趁我还未完全失去记忆,特将遗 ...
 流金岁月
                  给铁生兄的一封信补记
                                   香港  陈德华

                  

                    饶铁生在天津养老院近照
 
      自北京《先灰通讯》香港《简讯》刊登出我给铁生兄的一封信后,发现遗漏了一些故事,也许我真的老糊涂了,趁我还未完全失去记忆,特将遗漏的部分补记。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先达的爱国侨领、进步青年成立了华侨总会、青年会、妇女会、职工会等,夺取了中华学校的领导权。以郑子经校长、陈丽水训导主任为首组织了进步的老师队伍,学校迅速复课。巴人(王任叔)担任最高班新慧级的语文老师,宋良赞任春潮级班主任,王谦宇任少先级班主任,李国海任民主级班主任,郑钦美任海燕级班主任,学校也成立了学生自治会。你是主席,我负责体育部。
     也忘了是谁的建议,要组织篮球队去棉兰比赛,要求是:一、骑自行车去棉兰。二、全体队员要剪光头(其实是陆军头)名称是光头篮球队。你是老大哥,又是主席,全听你的。在你的带领下,我们骑车沿着先达——棉兰公路出发,成员有你、文钦、我、修庚、清来、泗会、顺发、承和、华坚九人。一路上我们排成长蛇阵按序前进,唯恐爆胎,半路上见有水渠,便会停下来浸泡车胎,经过九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到达了距离先达128公里的棉兰。棉兰青年会负责人谢章仪接待了我们,让我们在会所歇息,晚上进行了一场篮球友谊赛(当时苏北青年总会未成立)。
     次日,我们继续骑车回先达。当年大家年轻力壮,骑车不觉累,但因屁股磨擦多了还是有些疼。
看看“先达照片”的光头队照片,老兄,他们一个个都走了,只剩下我和你两人,望保重。
     一九四七年,荷兰殖民主义不甘心退出他们统治了三百多年的印尼,于是发动了“警卫行动”,重夺了统治权。他们发动进攻先达那天,我们正在上课,眼见荷军军机向地面扫射,不久他们身着虎皮衣的“尼加”兵进驻了先达大街,士兵多数是安汶人,他们见印尼人便开枪,对华人无敌意。我们这些学生赶紧沿着“五脚基”走回家。当时你还背着年幼的宜昭回家,她的二哥在文章中提起此事。
      荷兰殖民者回朝后,便替国民党夺回中华学校的领导权。反动的董事局和黄校长先是开除了二十几位进步教师,接着开除了学生自治会的十位执委,主席是黄文和,执委中年龄最小的才十四岁,引起社会上广大华侨对学校当局不满,这就是先达中华学校学潮,以后便成立了华侨中学。
     
      一九五三年,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何香凝是主任,廖承志付主任)及全国体育总会邀请印尼华侨球队回国观摩学习。(包括男女篮球队、男子排球队、乒乓队及羽毛球队)球队的组成由我国驻印尼总领事馆和椰城侨总筹组。在五十一名球职员中我有幸与卢华昌被选为篮球队代表(苏北),民礼的李月来先生为体育工作者。
     本来打算参加在天津举行的全国五项球类运动大会,因改乘邮轮到香港转火车北上,抵达天津时,已经迟了,无缘参加比赛。中侨委安排我们到华北、东北、华东、华南各大城市参观游览。体总又安排了我们与地方球队进行比赛,相互切磋球艺,提高技术。
     从天津先去沈阳,我们参观了沈阳古都以及重工业,如鞍山钢铁厂,抚顺露天煤矿,还有旅顺、大连港等。你和林少青、张少云在师范学院学习,我们相约见面还约了民礼的许红李、许年同等,我们球队有我、卢华昌、李月来、陈惠成,大家一起合影留念。(照片登在“先达照片”)你还记得我们的老同学李婉玉吗?她的先生许年更就是年同、红李的哥哥。他们夫妇在民礼积极搞农运和中印友好关系工作,一九六五年,被反动军人杀害。
      到了上海,约了少棠、清香、迪岩在和平饭店见面,大家都是青梅竹马的老朋友了,隔了几年能在上海见面,格外高兴。当然要合照留影。当时我已知道少棠姐与清泉兄的关系,但不知道你和清香的情侣关系,你们还真保密。
     我们一路南下杭州、福州、厦门,转去广州,但因印尼新内阁政府未批准我们回印尼,访问完广州,一路北上武汉,然后到北京等候回印尼的消息。
      在这期间,最难忘而感到光荣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凯旋回国,我们篮球队与志愿军英雄们在北海体育场举行了一场友谊赛。就在这时候,我与从朝鲜回国不久的郑钦美老师见了面。他已任职于外交部。十月一日,我们获邀上观礼台庆祝国庆大典,毕生难忘。
     
     一九五四年一月,经我国政府与印尼政府交涉,球队全体球职员可以回到印尼。回到先达,我继续在华中担任体育主任一职。正在这一年,毛主席号召全国人民“开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在全国推行了配乐的广播体操,并出版了“新体育”月刊。
     当时你还在学习期间,经济条件不好,但你省吃俭用,每个月给我寄来“新体育”为此坚持了近两年时间,丰富了我的体育知识,为开展先达的体育活动作出了实际的贡献。
     班尼街的华侨中学,在华总领导下,建起了大礼堂,两排的教室,还有阿峇屋的宿舍。宽阔的场地凹凸不平,地上很多石头、树桩。在郑校长带领下,全校师生平整土地,因地制宜的平整二百米跑道,挖了两个沙坑,建了四个篮球场。平整了的场地是每天校长训话与广播体操的好地方。每天下午放学后,篮球场上许多学生在活动,晚上有先达羽毛球队精英在礼堂训练。韩友体育场更是先达球员与群众在黄昏相聚的好地方。先达体育运动如此蓬勃发展,衷心感谢你的支持。
      可以告慰的是:别看小小的先达山城,她却培育出了好几位省级、国家级运动员。如洪昆山,符大进,梁启徽,傅汉洵,还有李远辉是印尼国家兰球队队员。印尼苏北省级运动员也有好几位。这么多,你还记得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Sponsered by Sunmotion & KML|联系我们|先达人网站  

.

点达软件 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